第一百四十章 消息传开

  天玄王城,杜家府邸深处。

  安静的水池边,一个中年人端着凉茶从房间踱着小步走了出来。

  每天中午吃过饭,他都有一个习惯……喝凉茶!

  这个时间,是他心情最放松的时刻,早已交代下去,任何人都不能打扰,哪怕亲生儿子也不允许过来。

  他曾经是天玄杜家曾经的耀眼天才,家主最有力的竞争者,而现在,只是一个普通长老。

  杜邈轩,杜远的父亲!

  尽管大病,修为大跌,被其他分支打压的威势不在,但虎死不倒威,他吩咐的事,还是没人敢阳奉阴违的,这个时间段,也的确没人过来骚扰。

  “我现在还能掌控一些局面,一旦死了,这个分支肯定会被驱逐,实在不行……先让远儿离开家族吧!免得到时候遭受连累!”

  靠在躺椅上,眼睛微微闭起。

  现在看起来说话还有人听,那是因为对方觉得他已经没了竞争的资格,给个面子,一旦死亡,或者上面的老爷子退位,他们这个分支肯定再也坚持不住,土崩瓦解。

  大家族外人看起来风光,实际上勾心斗角,不亚于宫斗,稍有不慎,就可能身死道陨,万劫不复。

  “爹,爹……”

  刚将心静下来,思考后面的事,一个焦急的喊声响起,就见自己的纨绔儿子,一脸着急的冲了过来,眉宇间难以掩饰心中的激动。

  “我不是说过这个时间段,不要来打扰我吗?”

  杜邈轩脸色一沉。

  “爹……”

  杜远一愣,这才想起来,这是父亲独自休息的时刻。

  “出去吧!”

  “哦……”

  见父亲发怒,杜远本来想说的话,噎到了嘴里,转身向外走去。

  “慢着,这么着急找我,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喝了一口凉茶,杜邈轩心中的火气也消了,平躺在椅子上,眼睛半开半闭。

  “是……是王城来了位名师,一出手就将凌天宇妻子的病治好了,我想……爹爹不是受过伤吗?能不能也找他看看……”

  低头将刚知道的消息说了出来,话没说完,感到气氛不对,一抬头,差点没摔倒在地。

  只见刚才躺在椅子上的父亲,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面前,眼睛瞪得和铜锣一样,全身不停颤抖,手中的凉茶倒了一地,兀自未觉。

  “爹……”忍不住看过来。

  “爹什么爹,你刚才说什么?王城来了位名师?”

  一把捏住他的肩膀,杜邈轩这时候哪还有刚才半点沉着模样。

  “我亲眼所见,千真万确……”

  杜远连忙将之前知道的消息说了出来。

  父亲的事,他其实知道,因为大病经脉堵塞的缘故,每到午时,都会真气乱流控制不住,出现各种窘态。

  怕被人发现,这才说有喝茶清静的习惯。

  实际上是为了掩饰。

  “爹爹,这个名师如此手段,咱们要不要去看看……”

  说完所见所闻,杜远忍不住道,话还没说完,就见一向沉着无比的老爹,已经站在十几米开外,一边走一边呼喊:“还愣着干嘛,动作快点,快去拜见那位名师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杜远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:“爹爹,你的鞋子……”

  刚才父亲是脱了鞋子坐在躺椅上的,现在都没穿,衣服也没整理……转身就走……要知道他是个严谨的人,最看不得人邋里邋遢……

  “哦……”

  听到没穿鞋,杜邈轩这才反应过来,急忙穿上,大步向外走去,一直走出了院落,这才想起什么似地,猛地转身:“对了,你刚才说的那位名师大人住在哪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杜远。

  ……

  “你说什么?王城来了一位名师?十来分钟就治好了凌天宇妻子的病症?”

  “这怎么可能?绝对是假消息,她的病,连原语大师都看不懂,就算名师厉害,医术一途也未必比得上吧!”

  “我也觉得是以讹传讹,这种事,恐怕也只能想想。”

  “听说这个人叫杨玄,天玄王国周边的九大王国,名师屈指可数,我可从未听过这个名字!”

  “可能是来了个厉害的医者,大家这才乱传开了,真要是名师,我不相信沈追陛下能不知道?”

  “对于名师,沈追陛下比我们期盼的多,听说都专门出去邀请好几次了,怎么可能王城出现一个,却不知情?”

  “不管是不是,回头派几个人过去探查探查,不就知道了……”

  同样的一幕出现在无数大家族、大势力之中。

  凌天宇在整个天玄王城都算得上有头有脸,突然在一个院子外站了一夜,怎么不让人疑惑。

  一调查牵扯名师,消息立刻传播开来。

  不过,根本没人相信。

  最差的一星名师,王国都要国士待遇,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一个小小的府邸,没有一点消息?

  ……

  外面争吵不休,而做为当事者的张悬,此刻正看着眼前的孙强,眉头皱成疙瘩。

  “不对啊,为啥摸他不会出现?”

  凌天宇走后,想起触摸病人,图书馆出现书籍,他就忍不住试验。

  结果,差不多将孙强全身都摸遍了,依旧没有丝毫动静。

  “小强,你躺下。”张悬吩咐。

  “躺下?”孙强嘴角抽搐,一脸想哭。

  按理说,老爷无论要他做什么,全力配合就是,可……一上来在他身上乱摸……让他快要抓狂。

  之前听说要摸凌天宇的老婆,还以为有特殊癖好,最后得以澄清,放松不少。

  结果闹了半天,他的癖好不是女人,而是男人……

  甚至……听到没,光摸还不行,非要自己躺下……

  我的无瑕的清白……我纯洁的肉体……

  “老爷……”

  “快点!”张悬眉头一皱,让你躺下又不是去死,磨磨唧唧。

  “是!”眼中噙满泪水,孙强躺在地上,等待老爷的“蹂躏”,不过,老爷和刚才一样,摸了摸他的手腕和身上,略带疑惑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不对啊,怎么还是没反应?”

  “反应?老爷,你……你要什么反应?”孙强哆嗦。

  在自己身上乱摸,难不成……想让自己先有反应?

  闹了半天,还是个“受”?

  想到这,一身恶寒。

  “没什么反应……啊,对了!”正在胡思乱想,一侧的“老爷”像是想到什么,一拍额头,低头看过来:“小强,你别动,我把你打昏试试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孙强满头眩晕。

  这到底什么情况?

  老爷,你想要干什么……

  难道……我醒着你不好意思?

  
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