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八章 最后四个
    ♂』    蓝剑和白听雨在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后来到医院,陪着泰鸿,泰鸿也受伤了,断了几根肋骨,肝脏有内出血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泰鸿是总部排名第三的高手啊。”白听雨双手插在裤兜里,默默的念叨着,他的样子依旧懒散,但目光中多了几分锐利。

    蓝剑皱了皱眉,苦笑道:“原先我估计第一轮下来我们能有百分之五十的人留在赛场上,如今看来,这种估计还是太乐观了,接下来的几天形势会很艰难,大家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帮孙子!”

    “下手这么狠,今天出场的三十八个兄弟全都是重伤!”

    “当局的情况比我们还惨,他们的人都被送到另外一家医院了,听说有两个情况不太乐观的,可能撑不过今晚。”

    “草!联合会明显就是在针对我们!比赛而已,用的着下手这么狠吗?”

    “都不要再说了!”蓝剑突然吼了一嗓子,“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?赛场如战场,没人会同情弱者,如果你们真的有种,就拿出真本事,干这帮孙子!”

    云阳看到了一张张因为愤怒而激动的脸,也听到了有人在背地里小声的嘀咕,尽管大家都有决心,但想要战胜被联合会刻意安排的对手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拿云阳来说,他的第一个对手是花北,傻子也能猜到,花北一定不会再犯之前的错误,并且拼出命向云阳复仇,其他人面对的情况和云阳一样艰难,军方战士的对手不仅强大,而且还具备针对性的超能力。

    艾米不知何时来了,她悄悄走到云阳身边,小声道:“蓝剑好凶啊。”

    云阳像大哥哥一样摸了摸她的脑袋,笑着说道:“他只不过是着急而已,你看,大家就像兄弟姐妹一样,如今这么多兄弟姐妹被人欺负了,蓝剑心里当然不高兴,别担心,他并不是针对谁,站在他的位置的确挺难。”

    嗯!

    艾米眨了眨眼睛,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“云阳,听雨,你们俩跟我来。”蓝剑眉头深锁说道:“其他人回去休息,明天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,战斗我们已经输了,不能再输了人!”

    云阳和白听雨跟着蓝剑走出医院,来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月光皎洁,空气躁动,连一丝风都没有,比白天更压抑。

    蓝剑长出了一口气说道:“明天起,我们分工,云阳负责医院这边,我负责赛场,听雨你”

    “听雨,你怎么走了?”

    白听雨背对着云阳和蓝剑,轻轻挥了挥手道:“凡事你们俩商量就好,至于我嘛,我可不喜欢安慰人,遇到这种事情,我一向是用拳头的。”

    云阳微微一怔,原来蓝剑是费蓝逐月的徒弟,怪不得他在这些军方年轻人中地位这么高。

    蓝剑气不打一出来,却也拿吊儿郎当的白听雨没有办法,他沉声道:“别管这家伙,我们俩就这样分工吧,你留在医院照顾受伤的兄弟,我在赛场给兄弟们打气。”

    “要有心理准备,明天的情况恐怕会更糟糕。”

    对于军方这些年轻的战士来说,这一次参加由联合会组织的流星杯,简直就像一场噩梦。

    第一天就有三十八名兄弟倒下了,第二天四十一个,第三天三十六个,第四天四十个

    看着医院走廊上斑斑的血迹,听着手术室里传来一声声惨叫,云阳脸色阴沉着走到花园里,用手揉了揉下巴,而后长出一口气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时间不大,云阳身边就站满了人,这次代表军方参加流星杯的有两百人,倒下了一百五十五个,还剩下云阳他们最后四十五个人。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,实在太过分了!”汪海洋捏紧拳头,沉声道:“我们军方的超能力者一直都弱于联合会,这是事实,我承认,但要是按照正常程序,公平参赛的话,我们至少不会输得这样惨!”

    白听雨仰望星空道:“输了就是输了,没什么好分辨的,既然实力不济,早晚都要被淘汰,所以从理论上来说,早淘汰和晚淘汰并没有任何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风凉话呢!你姓白的到底是不是军人!”汪海洋非常气愤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白听雨微微一笑说道:“我只不过实话实说而已,忠言逆耳,实话难听,你要是听不进去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眼看脾气火爆的汪海洋要和玩世不恭的白听雨干起来,云阳皱了皱眉,沉声道:“行了!”

    目光扫过在场这些人,云阳道:“你们难道没有发现吗?除了泰鸿之外,我们这些迄今为止依然没有参赛的战士,基本上代表了军方的最高水准,特别是蓝剑和白听雨,恐怕联合会的人最忌惮的就是他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计算过以往四大杯赛时候军部打进百强的概率,平均起来也就两个人,所以说到头来,我们绝大多数人都要被淘汰,不会对联合会的选手形成真正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联合会答应对所有进入一百强的选手开放总部,两个纪元以来,这是第一次联合会的总部对外开放,鬼才知道那里有多少秘密,我要是联合会幕后的操纵人,就算拼了命也要把军方和当局的战士拦在一百名开外。”

    “泰鸿和其他所有兄弟之所以重伤住院,就是联合会的策略,你们自己看,蓝剑这几天黑眼圈都出来了,明天轮到他上场的时候,他能百分之百发挥吗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已经在我心里憋很久了,说句不客气的,明天白听雨和蓝剑又是被排在最后开赛,如果你们自己觉得无法战胜对手,不如趁早退出比赛,不要再动摇蓝剑和白听雨的心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以为人多就一定力量大,有时候人少才可以让战士更没有顾忌的发挥!”

    云阳这话够绝情也够诛心的,汪海洋向后连续退了好几步,脸色苍白,眼神有些呆滞。

    云阳的道理他能理解,明天他要是输的很惨,肯定会对白听雨和蓝剑造成心理打击,可主动退赛这种事情实在太窝囊,完全不属于军人的作风。

    啪啪啪啪~

    白听雨在一旁鼓起掌来了,他笑着说道:“不愧是老怪物的徒弟,这种话连我都没敢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云阳都把话挑明了,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,到目前为止,也就我和他看的清楚,事情就是像云阳说的那样,勉强参赛对谁都没有好处,明天没有把握赢的,干脆就不要上场吧。”

    砰~

    现场来自军方的年轻战士们如遭雷击,一个个脸色铁青,大家都是年轻人,热血,好面子,主动退赛这种事情没人愿意。

    他们纷纷把目光看向蓝剑。

    蓝剑已经坐在一张石凳上沉默了很久,他慢慢抬起头,低声道:“我真的累了,心累,明天的事情,你们自己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,是苗木,边境第三十四舰队选送的战士,性格爽快。

    他走过来拍了拍蓝剑的肩膀,笑着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明天我就不给你添乱了,这段时间承蒙照顾,有空去三十四舰队找我喝酒。”

    说罢,苗木抬腿便走,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“苗木!别忘了军人的荣誉!你退赛算他娘的怎么回事!?”汪海洋在他身后高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他娘的没忘!”苗木突然一声狂吼,转身时候,他的眼睛已经湿润了,“你以为我愿意这样?告诉你,我不愿意!”

    “可我懂一个最基本的道理,集体面前,个人荣誉算个屁!只要蓝剑能代表我们军方走到最后,谁爱骂我谁就骂!老子才不在乎呢!”

    说罢,苗木头也不回消失在黑暗中,其他想明白了的战士也纷纷跟随苗木的脚步,轮到汪海洋的时候,云阳看到他已经浑身激动的哆嗦,眼睛里全是悲愤的眼泪。

    “你不走?”白听雨有点意外云阳留了下来,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云阳笑了笑,反问道:“你很希望我走吗?”

    白听雨摇了摇头,“随便,你是聪明人,该走的时候不用我交待,自己就会走。”

    蓝剑沉声道:“我们这样做真的对吗?”

    白听雨不以为然道:“有什么不对?苗木这么好的兄弟,你忍心看他被打成筛子送进医院?云阳说的没错,既然联合会要下毒手,那就让他们冲我们三个来好了,没必要让那么多人陪着一起流血。”

    云阳微微一笑,摇了摇头道:“四个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四个?”

    “留下的人不是三个,而是四个。”云阳用下巴指了指树下阴影中站立的一个人,轻轻说道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