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二章 跪在外面

  “什么?”

  听到这话,房间内的孙强等人全都呆住。

  尤其是杜远,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。

  就算父亲练得不好,堂堂名师,怎么可以直接辱骂他为畜生?

  这简直就是侮辱人格!

  “杨师,我父亲就算冒犯,你也不用这样辱骂吧……”

  心中一横,纨绔心思冒了出来,杜远咬牙道。

  “辱骂?”张悬摇摇头:“你问问你父亲,我是不是在骂他。”

  “爹……”

  杜远转头看向杜邈轩,不看还不觉得,一看之下,顿时吓了一跳,只见父亲全身颤抖,再没之前的的沉着冷静。

  “还请杨师救我……”

  噗通!

  正在疑惑,就听父亲一声呼喊,跪倒在地。

  “啊?”

  杜远懵了。

  孙强也一脸古怪。

  这个杜邈轩是不是脑子有病?而且有些受虐的心理?

  刚才还语气强硬,装逼的不行,结果老爷骂了句畜生,就直接跪了?

  “小强,送客!”

  不理会跪下的杜邈轩,张悬摆手。

  开玩笑,你当我是什么?说怀疑就怀疑,说相信就相信?

  “是!”孙强走过来:“两位请吧!”

  “是我有眼不识泰山,还请杨师给个机会……”

  听到送客,杜邈轩吓了一跳,连连磕头,满心后悔。

  早听信儿子的,那会出现这种情况?

  这下倒好,质疑名师,等于公然挑战对方的身份和权威,不生气才怪。

  见堂堂杜家长老,跪着连连磕头,孙强也不知怎么办了,急忙看过来。

  “怎么?我的话不管用了?”

  眉毛一皱,张悬不怒自威。

  “是……”

  孙强哆嗦了一下,一招手:“来人,把杜长老请出去。”

  听到吩咐,几个护卫大步走了过来。

  “杜长老,请吧!”

  几个护卫来到跟前。

  “爹爹……”

  杜远到现在还是满心发懵,为何爹爹被杨师骂成畜生,非但不生气,反而下跪求救?

  “是我鲁莽,知道错了,现在就候在外面,等杨师原谅。”

  杜邈轩磕了个头,不待护卫撵人,当先向外走去,杜远紧跟其上。

  离开府邸,走到门外,膝盖一软,就跪在大路中间,一动不动。

  “爹……”杜远都要疯了。

  父亲可是曾经竞争过族长的存在,就算现在只是普通长老,也比一般长老要高贵的多,竟然直接在大路上下跪……到底为什么?

  就因为对方骂了一句……畜生?

  难道……父亲真有些受虐心理?

  “你也跪下!”

  还没等他多想,就听到杜邈轩冷冷道。

  “爹……”杜远一咬牙:“我不懂……”

  “这位杨师是真正的名师,我刚才言语不当,得罪了他,所以……要道歉!名师不可辱,哪怕有丝毫轻视都不行。”

  杜邈轩呵斥道:“跪下!我们现在只有祈求他不要计较,因为……他是真的名师,只有他,才能治好我的病。”

  “他能治好?”

  杜远迷茫。

  貌似刚才杨师也没说什么啊!

  就骂了一句“你是个畜生”,难道就因为这一句,爹爹如此断定?

  越想越不知道怎么回事,整个人都晕了。

  ……

  “老爷,杜长老二人在门前跪下了!”

  听到属下汇报,孙强一脸古怪的看向眼前的老爷。

  老爷是不是有啥魔力?

  刚开始杜邈轩没有丝毫尊重,语气也不太好,结果老爷骂了一句,对方直接吓得下跪,甚至赶都赶不走……

  不是亲眼所见,绝对会觉得是不是天方夜谭,胡说八道。

  可事实就在眼前,让人不信不行!

  “你全家好吗?摸摸你老婆……你是个畜生……看来名师,喜欢这样的说话方式……”

  孙强总结经验。

  不说这个杜邈轩,面对凌天宇也似乎是这样的,当时这位亿万富豪满心愤怒,结果老爷直接问人全家好吗?紧接着又要摸人家老婆……

  看来名师也不走平常路,喜欢危言耸听。

  可就这样的危言耸听,十分管用。

  “看来这些所谓的商人、长老也是吃软不吃硬的货,嗯,以后我是不是也可以试试?”

  突然想起什么,孙强眼睛一亮。

  在他看来,杜邈轩这么快就改变态度,是因为老爷生气了,看来以后自己遇到这些人,也不应该唯唯诺诺,应该凌然大气,说话自带气度!

  这样才能真正震慑对方。

  没看到这个杜长老,一下就被震慑的跪下了吗?

  孙强心思越来越活泛。

  “以后老爷不在,找个机会试试……真要成功,老爷也会对我刮目相看……”心中满是兴奋。

  “哦,让他们跪着吧!”

  不知道眨眼功夫眼前这家伙,脑海已经想了这么多,张悬随意摆摆手。

  “老爷,我们现在干什么?”孙强问道。

  张悬眉头一皱。

  这也是他正在想的。

  这样等着别人感激送钱,也不是个办法!

  就好像凌天宇,一出手一百万,看起来很多,但和两千三百万的差距还是太大了,但如果开口要钱,又不符合名师身份,会给人贴上骗子的标签。

  不要钱,干等别人送,能送多少?

  万一对方以为自己身为名师,不在乎身外之物,干劈情操,岂不活活哭死?

  想了一会,张悬开口:“我出去一趟,不用跟着,这样,你去帮我办件事。”

  说着,张悬详细把交代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  “这这……”

  听到他的交代,这位管家眼睛瞪圆,目瞪口呆。

  这样也行?

  “去吧!”张悬也不解释。

  “是!”

  有了前几次的经历,他知道老爷做任何事都有道理,也就不再多问,转身走了出去,时间不长再次走了回来。

  很显然,张悬交代的事情,已经安排好了。

  “如果有人来找,都让在门外候着。”张悬不再多说,起身走出府邸。

  来到门外,对于跪在地上的杜邈轩看都没看,转身离开。

  “爹……”

  看到这位杨师离开府邸,没有理会的意思,杜远忍不住喊道。

  人家都走了,还跪在这里干什么?

  “我这样做,不是给杨师看,而是表现一种决心和对错误的改正态度,如果我现在起身离开,恐怕以后再没办法解决身上的问题了。”知道儿子心中想些什么,杜邈轩解释。

  “我知道了……”

  杜远有些沮丧的低头。

  堂堂杜家长老,曾经的继承人竞争者,跪在大路中间……这叫什么事……

  
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