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六章 枪意

  小亭之中,王崇、欧阳成对面畅饮。

  “你说这位张丹师,是辩丹通过的考核?”

  王崇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。

  辩丹几乎是名师的专利,高大上的存在,一个不足二十的青年成功通过,就算是亲耳听闻,都满是不敢相信。

  “是啊,张丹师对丹药的掌握犹在我之上,真正的英雄出少年!”欧阳成感慨。

  “丹药上厉害,对枪法的认知就有些太浅薄了,枪法不是过家家,也不是随便看看就能学会的,要是这么容易,又怎么会让我沉浸一辈子。”

  脸上露出自傲,王崇眼中带着强大的自信。

  “是啊,枪是所有兵器中最难的,想要有所建树谈何容易。”

  诸多武器,枪是最难练的一种,不少修炼者自信满满的学习,到最后,全都半瓶咣当,画虎不成反类犬。

  感慨一声,欧阳成突然想起什么,看过来:“你书房没有不传外的枪法秘籍吧!”

  张悬是他带过来的,万一老友碍于面子,泄露了什么不想外传的秘技,真就不好意思了。

  “没有,我自创的枪法和家传秘籍,都熟记在心,口耳相传,没记录文字,别人就算想学也学不到!”

  王崇笑了笑:“书房里的,都是些枪法的基础和入门,对刚刚接触枪法的人,有很大帮助,不算什么,让这位张丹师看看也好,看完了就应该知道枪法的难度,忘记之前幼稚的想法!”

  从未接触过枪法,就想学习怎么教人,开什么玩笑!

  枪法要是这么简单,他又怎么可能这么有名,甚至沈追陛下都亲口赞扬?

  枪法大师,可不是平白得来的名号。

  这点,他有绝对的把握和依仗。

  “这倒是……”欧阳成点头。

  任何一件兵器,一套武技,都不是轻松练成的,都需要日以继夜的练习和反复打磨,轻易能够学会,高手也就不值钱了。

  “这位张丹师,还是年轻,不知道深浅,过一会,看完书籍,我展露一套枪法,让他知难而退,就应该不会胡思乱想了!”

  知道张悬炼丹上拥有惊人天赋,王崇虽对他的举动有些不满,却也不会轻视。

  “好,这样的话想必就会死心,专心炼丹了,我还想着我们炼丹师公会,出一位二星炼丹师呢……”

  欧阳成笑了笑,正想继续说话,就见眼前的王崇突然身体僵住,紧接着不停颤抖。

  “当啷!”

  手中的酒杯摔在地上变成粉末都不知道。

  “王崇……”

  看到一位实力在天玄城都排的上号的枪法大师,一下变成这样,欧阳成吓了一跳。

  没听说这位老友身体有恙啊!

  怎么说着说着,就突然抽了?

  “是枪意,枪意!”

  正在考虑用什么丹药救人,就见老友恢复过来,双眼放光,像是见到了亿万宝藏。

  “枪意?那是什么?”

  见他没事,欧阳成松了口气,满是奇怪的看过来。

  到底是什么东西,能让一向沉着,稳如泰山的老友变成这样?

  “修炼剑法,达到高深境界,能形成剑意,枪也一样,能凝聚枪意的高手,才是真正的枪法大师。这些年我深居简出,就是想磨砺内心,争取早日达到这个境界,可惜一直找不到突破点……府邸啥时候来了一位高手,或者有人比我提前突破?过去看看!”

  猛地站起身来,王崇急忙向感受到枪意的方向走去。

  凝聚枪意,长枪所到之处,都是枪法。

  他一直为这个目标而奋斗,却始终找不到入口,做梦都没想到,自己院子里出现了,到底是谁?

  二人没有停留,急冲冲向刚才枪意释放的地方走了过去,正好看到张悬从书房慢悠悠的走出来。

  “人呢?”还没来到,王崇就着急的问道。

  “人?什么人?”张悬不知道对方什么意思。

  他一直看书,然后又修炼天道枪法,根本没注意外面,怎么?来敌人了?

  “我感受到一道惊人的枪意,就在附近,怎么会没人?”

  见他不知道,王崇急忙四处寻找,不过周围空空如也,哪有半个人影。

  “会不会是你思久成疾,感应错了?”欧阳成看过来。

  自己这位老友,天天想着枪意,会不会时间长了出现了幻觉?

  否则,自己怎么没感应到什么?

  “我距离枪意只差一步之隔,每天都朝思暮想,刚才绝对有一道枪意直冲天空,不可能有错!”

  王崇满脸坚定。

  他天天研究枪法,早已入魔成痴,如果再把枪意搞错,真就丢人了。

  “停,停,你们说的枪意是什么?”

  看二人讨论的火热,张悬再也忍不住。

  他看的书籍,都是最简单的基础,枪意已经涉及到更高层次,并没有记载,所以,并不知晓。

  “枪意是对枪法领悟到极限,才能感悟到的特殊意境……”

  王崇解释了一句,紧接着摇了摇头:“你从未学过枪法,说了也不懂,解释再多也是白费……”

  虽然对方没细说,但张悬算是弄明白怎么回事了:“你在这里找,难道刚才有人在这里释放枪意?”

  “我也不确定,刚才模糊的感应到了,就在这附近……”王崇点头。

  那股枪意,出现的时间很短,一闪即逝,即便是他,也只是有个模糊的感觉,无法确定确切位置,否则,肯定直接找过去了,何必在这纠结。

  “对了,你就在这里,应该能清晰确定位置!”

  想起什么,王崇双眼放光的看过来。

  自己离得远,感应不到具体位置,眼前这个张丹师不同啊,他就在这里,肯定能够找到。

  一旦确定了地方,到底是家里人还是外面来的,就能一清二楚了。

  要知道,做为枪法世家,整个家族,人人练枪,甚至护卫都会,万一谁偶然领悟了枪意,闭口不言的话,还真不知情,找到确切位置就简单了。

  “可……我不知道枪意是什么?”张悬迟疑了一下。

  “这个简单,我虽然还没领悟枪意,却也能模仿个七、八分,就是这种气息!”

  王崇身体一动,一股凌厉的气息扑面而来,像是可以将任何东西都刺穿。

  “这就是枪意?”张悬满是古怪。

  “不错,就是这种气息,你知道是哪里出现的吗?”解除气息,王崇大口喘气,头上不停冒汗,忍不住问道。

  虽只模仿了一下,强大的消耗,依旧让他有些虚脱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张悬有些不好意思:“这个……你说的,是不是这个?”

  话音结束,他整个人像是变成了一柄长枪,散发出惊涛骇浪的气息,宛如随时都会刺破苍穹。

  王崇刚才的枪意与之一比,简直就是狗尾巴草和参天大树的差距。

  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(今天凌晨上架,会有十章大爆发,求订阅、月票、推荐各种支持!)
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