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七章 我可以跟你学吗?【求首订】
    “啊?枪……枪意?”

    王崇身体一晃,没当场晕过去。

    真的假的?

    你怎么会施展枪意,而且这么精纯!

    心中震惊,看到眼前张悬不好意思的样子,更是一口老血差点喷出。

    不好意思,你不好意思个屁啊!

    大哥,不带这样耍人的,你不是说没学过枪法?不知道枪法是什么吗?

    我从八岁开始学枪,到现在四十多年了,终日沉浸其中,距离枪意都还有大截……你粗来给我解释解释,这么浑厚的枪意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你不说不知道枪意是什么吗?这尼玛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王崇眼泪哗哗的。

    不带这样玩人的!

    可笑他刚才理直气壮的训对方,说了也不懂,解释再多也是白费……

    到底哪来的自信?

    应该说,听不懂的是自己吧……

    恨不得有个地缝,马上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枪意?”

    欧阳成也满脸懵。

    老友弄了点枪意,又是满头大汗又是气喘吁吁,跟便秘好几天一样,而这家伙,信手就来,毫无压力,吃饭喝水一样简单……

    到底你是枪法大师,还是王崇?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是说没学过枪法吗?”

    实在忍不住,欧阳成问了出来,王崇也急忙看向对方,想听听他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是没学过啊!”张悬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没学过,怎么拥有这么浑厚的枪意?”王崇都要疯了。

    你没学过枪法,一出手就这么厉害的枪意,我他、妈天天学习却半瓶咣当,按照你的意思,我这些年的修为都学到狗身上了呗……

    “哦,我刚才在书房看书,有感而,有了点领悟,感觉这种状态下施展枪法最舒服,就无意中施展了,根本不知道这就是枪意!”

    张悬想了一下,道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他装傻,房间内的书籍,记载的都是最基础的枪法,根本没涉及到枪意,他也是通过这些书籍凝聚的天道枪法,才侥幸蕴含了这种气质。

    至于枪意如何使用,又对练枪的人有什么帮助,一概不知,两眼一抹黑。

    王崇眼泪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说的跟吃饭喝水一样,你知道我花费了多少工夫都没达到吗?

    这十多年来,我一直磨砺自身,甚至深入不毛之地,克服严寒、酷暑,让意志不停变强,一直没成功,你倒好,随便一个舒服、无意……就达到了!

    我的心,我的肺,我的青春!

    王崇只觉得,眼前要是有个大坑,肯定会立刻跳进去把自己活埋了。

    能不能不要这么打击人?

    你要是说,花费了辛苦,整天修炼,偶然间突破,我也能好受一些,结果只看了一会书,最多也就一个时辰,然后……然后就突破了……

    最关键的还是你看的不是什么高深秘籍,只是最基础的枪法……

    这件事要是传出去,绝对能让整个王城所有枪法大师都活活羞愧而死。

    “王崇,人的天赋的确是不一样的,张丹师……天生擅长枪法,也未可知!”见老友失魂落魄,被打击的不轻,欧阳成忍不住劝慰。

    “好吧,也只能这样了!”

    不愧是枪法高手,心智早已磨练的如同钢铁,虽然失落,依旧很快调整了心境,正想说话,就听到青年疑惑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领悟了枪意,那枪意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王崇身体再次以晃,强忍住快要崩溃的精神:“枪意是对枪的领悟,说明已经把枪当成了手臂的延伸,这种情况下,随意施展,都是枪法,是枪法修炼到一定境界的体现!”

    “随意施展都是枪法?”张悬眼睛一亮:“太好了,要是能我学生也领悟枪意,大比就一定能够获胜了!”

    枪意既然如此厉害,看样子回去要好好教导郑阳,让他也拥有这种心境,这样以来,就算没有高明枪法,也能让其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“想让你的学生也领悟?”王崇一个颤抖。

    枪意是个人对枪法的理解,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变态,随便看个书就能突破吗?

    想要劝阻对方打消这种无知的想法,却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刚才看书领悟了一招枪法,不知道威力如何,王兄既然是枪法大师,可否给我指点一下?”

    对于枪意,张悬还没什么概念,并没有对方这么震惊,想起之前天道枪法形成的一招攻击,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可是王国有名的枪法大师,让他指点,绝对能看出好坏。

    “还领悟枪法了?那好,我也想看看,你这种天才,到底能领悟出什么样的招数!”

    王崇点了点头,让下人去取枪。

    很快,长枪取了过来,一共两柄。

    “想要检验招数的威力,只有实战!张丹师,将你领悟的招数对我施展,让我看看!”长枪在手,王崇像是立刻变了一个人,气息高大凶猛,宛如洪荒巨兽,随时都会咆哮而出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对方虽然领悟枪意,无论实力还是对枪的运用,都肯定不如他,就算有什么招数,自己也可以轻松应付的来。

    “好!”张悬正好也想试试招数,随手接过另外一柄长枪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从未拿过这东西,不过领悟了枪意,稍一适应,就感到一股熟悉感涌向心头。

    “开始了!”

    这种感觉生出,张悬顿时气息如雷,宛如从之前普通青年的模样,变成了俾睨天下的强者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脚下一动,长枪从掌心暴击而出。

    这套枪法,是天道图书馆总结数千本秘籍得来的,虽然只有一招,却化凡为简,符合了大道的韵味,一招施展,全身真气涌动,长枪仿佛出海的巨龙,瞬间腾飞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本来对面的王崇毫不在意,根本没当回事,看到一枪刺来,顿时觉得毛骨悚然,差点没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这招虽然看起来动作简单,丑陋,没有丝毫华丽可言,却将修炼者的精气神,全身力量集中在了一点,爆而出,简直……简直就是……枪法最高明的招数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时间不容多想,王崇全身力量瞬间爆,一枪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全力施展,他的修为也展露了出来……武者七重通玄境后期!

    叮叮叮!

    两柄长枪在空中对碰,肆虐的气浪将周围吹得如同刀搅。

    噔噔噔噔!

    张悬连续后退了七、八步,停了下来,王崇则站在原地一动未动。

    简单对碰,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张悬没施展出全部实力,压制到四十多鼎的力量,自然挡不住通玄境后期强者的力量冲击。

    不过,他肉身强悍,真气精纯,虽然后退,却一点伤都没受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枪法大师,厉害!”

    见天道出品的招数,都被对方轻松挡住,张悬心中感慨。

    他暗自佩服,而对面的王崇则吓得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对方看起来简单的一枪,却让他连压箱底的实力都施展出来了,最关键的是……他脚下尽管没动,看起来略占上风,实际上却胸口闷,气血郁结,已然受了不轻的伤。

    要不是强行忍住,恐怕早就一口鲜血喷出来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可是……通玄境后期强者,对方不过辟穴境……两者整整差了一个大级别。

    正常情况,是不可能越级战斗的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给他知道,对面的少年只施展了不到一半的力量,不知又会作何感想。

    “这招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调整了半天,才将呼吸调匀,王崇忍不住赞扬。

    何止是好,简直太好了!

    他一向觉得自己是个天才,也创出不少枪法,但和这招一比,简直垃圾的不能再垃圾,粪土与宝石的差距!

    “那就好,这招我要传授给学生的,王兄能不能帮我指点一下,看看有什么问题,也好改正一二!”

    张悬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问题……”王崇脸色一红。

    张丹师,你是来打我脸的的吗?

    先不说你自己领悟了枪意,随手都是枪法,最关键的是,这招……我他妈的都没看懂,怎么指点?

    做为枪法大师,连对手招数怎么施展出来,又是如何进行攻击,都没搞明白……他都觉得羞愧的想要自杀了。

    “这招……没有问题,你直接传授学生就好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王崇再次感到面如火烧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前,他还觉得眼前的青年不懂枪法,在侮辱枪法,而现在……觉得是他自己在侮辱枪法。

    人家看了一个时辰书,不但领悟了枪意,还创出这么牛逼的枪法,而他,练枪四十多年,却还是这副垃圾模样……

    一瞬间,感到一口老血堆积在胸口,随时都会喷出。

    尴尬过后,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对方这招,将全身力量集中爆,蕴含枪意韵味,如果自己能学的话,或许就能突破最后桎梏,领悟枪意。

    “张丹师,你这招……能不能教我一下?”

    迟疑了半天,脸红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学?好啊,我可以教你!”

    张悬一愣,随即笑道。

    二人的对话,一侧的欧阳成停在耳中,忍不住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今天不是张悬过来向王崇学习枪法的吗?

    怎么……到了最后……掉个了?

    (上架了,求订,老涯拜托各位了!)

    (。)
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