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九章 张悬的决定【第三更】
    

    “生息丸?”

    “三枚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郑阳、赵雅等人呼吸立刻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生息丸是洪天学院特有的东西,炼丹师公会都购买不到,可以帮助武者吸收灵气的速度加快,让人快速进步。

    “张老师为我们做这么多,不求回报,做为学生,也应该为他做些什么!”郑阳目光坚定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他都是一人修炼,苦苦钻研,本以为到了学院,老师也只是指点不惑,解决问题……但,张老师给了他更多的温暖和不同。

    为他量身创造功法,指点他修行上的缺陷,为了帮他们提升实力,甚至还冒险去辩丹……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都从内心对他产生激励、感动。

    “张老师可能不在乎这些资源,但……所有老师都发,就他没有,牵扯到尊严,做为学生,无论如何都要争到!”赵雅也银牙咬紧。

    张老师能随手把价值十万的寒阳母草送出,生息丸虽然不错,却肯定不会放在眼里,但……这已经不是资源的问题,而是脸面。

    学院这么多老师都有,就他没有,传出去,尊严何在?

    既然他有事不在学院,那么……老师,你的脸面,我们这些学生为你争!

    你的尊严,我们替你来守护!

    赵雅、郑阳、刘扬等人个个目光坚定,没有丝毫的迟疑和动摇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挑战学战台!”

    点头答应,郑阳从背后取下长枪,一节节装起,手腕一抖,带着呜咽之音,宛如随时都会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们选择的,别后悔!”

    周天闪过一道冷笑,大手一招:“都出来吧,有人要挑战你们,是时候给他们好看了,只要把他们打赢,我每人给你们一份生息散!”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伴随喊声,一群人走了过来,都是今年的新生,足有四、五十之多。

    “我的学生,一共四十七人,不管你们上几个,只要把他们全都胜过,就算赢!”周天嘴角扬起。

    “四十七……”

    赵雅、郑阳等人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显然他们也没想到,这位今年才留校的新老师,居然能收到这么多学生。

    “战吧,不能丢人!”

    学战台有学战台的规矩,可以选择车轮战,也可以选择同时对战多个,只要能把这位老师的所有学员打败,就算获胜。

    既然做出选择,就没什么可犹豫的。

    身体一纵,郑阳当先跳上擂台。

    “呼!”的一下,周天的一个学员也跳了上去。

    战斗直接开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周天?”

    大步前行,听完袁涛的解释,张悬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这位老师无论前身还是重生后,都没得罪过啊,为何要故意针对?

    学院虽然比外面平静,却也是江湖,拥有各种明争暗斗,但他是学生处的老师,跟自己没有任何利益冲突,这种发也行,不发也行模棱两可的情况,很多老师,不会选择撕破脸皮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刚扳倒教导主任,学生之间知道的不多,做为老师,肯定是知道了消息,还故意找麻烦,这不是欠削吗?

    “我听说……他曾是尚臣长老的学生,能够留校,也是后者一手操办……”袁涛不知从哪里听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这样就解释的通了。

    自己让尚臣长老丢失教导处主任的职位,甚至还有可能受到教师公会的处罚,做为他的学生,自然要想办法替老师出头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的脸……不是这么好打的!”

    知道缘由,张悬摇摇头。

    想打我的脸,也不是不可以,那……就看看你的手,够不够硬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嘭!嘭!嘭!

    连续几拳狠狠打在背上,郑阳口中发甜,握住长枪的手,似乎都有些弯曲不了了。

    经过这几天的进步,他的修为再次增加了一大截,周天老师的学生,不是对手,不过,架不住数量多!

    这是第五个,已经有些坚持不住。

    如果是单纯的车轮战,也不至于这么劳累,对方似乎早有预谋,与他比斗的,一个个四处游走,根本不正面交锋,目的就是消耗他的体力。

    “坚持住,一定要坚持住!”

    郑阳咬紧牙关,用尽最后一丝力气,长枪一抖,将第五个学员击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坚持不住了吗?”

    一声大笑,第六个学生跳了上来,一脚踹在胸口,郑阳连续后退了七、八步,要不是一股意念坚持,恐怕早就掉下了比斗台。

    “坚持不住,就少在这里装逼,敢挑战我们周老师的尊严,滚下去吧!”

    第六个学员,一声冷笑,手持长棍,抽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这下的速度,一旦被抽中,绝对会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“挡住……”

    满脸狰狞,郑阳想要将手中的长枪举起抵挡,却发现始终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知道这棍肯定要挨上,再无其他办法,只好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本以为马上就会口吐鲜血,从学战台跌落,没想到等了半天都没动静,急忙睁开眼睛,随即就看到不算高大,却坚定让人可以信赖的背影,站在前面。

    第六个学员疯狂抽来的长棍,正被他夹在两根手指之间,无论对方如何用力,都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“张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就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身影,正是张悬老师。

    他……不是不在学院吗?怎么来了……

    夹住对方棍子的,的确是张悬,跟在袁涛后面刚来到就看到这一幕,立刻跳了上来。

    还有十来天就是和陆寻老师的对赌,这几个小家伙千万不能有伤,否则,也就不用打了!

    周天因为尚臣被自己扳倒,心中痛恨,知道不是对手,故意用言语激怒郑阳等人,恐怕就是打了这个主意。

    只要郑阳等受伤,师者评测自己必输无疑。

    因此,见时间来不及,直接跳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张悬,你什么意思?你学生要进行学战台挑战,怎么,身为老师,还想对我学生出手?”

    看他冲过来,周天没有太多意外,目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对你学生出手?你想多了!”

    手指一弹,对方的长棍立刻断成好几截,张悬拍了拍手,眼皮一抬。

    “那跳上学战台什么意思?难不成想反悔?不过,好像已经晚了,你这几位学生已经答应学战台挑战,而且已经伤了我五位学生,今天这个比试,是继续也要继续,不继续也要继续,由不得你!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周天嘴角扬起,冷冷一笑:“除非,你自己认输,承认你的学生不如我的!”

    “不能认输!”

    “今天就算拼尽全力,我们也会赢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*裸的嘲弄,郑阳等人拳头捏紧,脸色涨红。

    今天真认输了,以后在学院,将再也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认输?”张悬摇了摇头:“你没睡醒吧?”

    “哼,既然如此,那就继续,还请张老师下来!”周天一甩衣袖:“学生之间的比斗,你一个老师插手,未免有些以大欺小吧!”

    “别着急!”张悬微微一笑:“我不认输,也没说要继续学战台比斗!”

    “不继续?学战台比试已经开始,就没有停下的道理,现在后悔,已经晚了。”周天哼道。

    “我学生的决定,就是我的,他们既然挑战学战台,我自然没什么可后悔的!”张悬看过来:“不过……我觉得小小学战台挑战,太没意思,不如直接来个【师战台】,不知你敢不敢答应?”

    “什么?挑战师战台?这家伙没疯吧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脑子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师战台,是学生挑战老师,他几个学生刚才我也看了,学战台都难以获胜,还想挑战老师?这不是做梦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学生处还有其他老师和学员,听到张悬的话,全都一个个目瞪口呆,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学战台,学生对老师不满,挑战他门下所有学生,逼其认错,而师战台,则是学员直接挑战这位老师,一旦获胜,认错只是其次,无论尊严还是脸面,都会受到极大侮辱。

    当然,学生等级低过老师不少,战斗不可能获胜,为了公平,师战台对战,老师必须将修为压低,和学生一致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也不是真正的公平。

    能作为老师,无论眼界、对战斗的掌握,都远胜学员,就算同级别,后者也是不可能获胜的。

    不光众人愣住,就连郑阳、赵雅等人也全都一个趔趄,差点没昏过去。

    本以为自己等人挑战学战台,就够无法无天,不知天高地厚了,张老师更厉害,一开口师战台……

    你……开玩笑的吧。

    这位周天老师,虽然在诸多老师中,修为不高,只有武者四重皮骨境初期,可……也是实打实的老师,不是他们这些只有一重聚息境小人物能够战胜的。

    “师战台?你要让这些学生挑战我?”周天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敢?”张悬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是你自己找死!”周天一声大笑:“好,我答应,如果你赢了,我可以直接给你十枚生息丸,但要是输了……嘿嘿,也不问你要东西,就直接给我下跪吧!”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