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四章 强势反击 生死局!
    ♂』    生死局!

    众人皆是一怔,作为一种最残酷的对决方式,在流星杯漫长的历史上,发起生死局这种事情非常罕见,至于真正赢得生死局的战士,一共也就两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一个是初代军神天羽逐月,另一个当代超能力联合会会长罗门,除此之外,再没有第三个人。

    生死局的规则说起来也简单,那就是跨越至少三个级别进行挑战,对手自行挑选,只要满足级别条件即可。

    云阳目前的等级是战将高级,如果他想要发起生死局,就必须越过战尊初级和中级,直接挑战高级战尊!而高级战尊的起始原能指数,是七万!几乎相当于目前云阳原能指数的十倍!

    生死局规则被制定出来的初衷,是为了让拥有绝佳天赋的年轻战士,有机会展示自己的风采,无论任何人一旦发起生死局,立即就会引发全银河关注,而能赢下生死局的战士,必然会在史书上留下浓重一笔。

    想当年,初代军神天羽逐月赢得生死局,正是军方渐渐衰落的时间,军神家族之所以是军神家族,也是因为天羽力挽狂澜于既倒,硬生生把已经走入下坡路的军方,又拖了回来!

    而当今联合会的会长罗门,他赢得生死局的时候正值三大势力平衡期,从此以后,联合会气势如虹,一发不可收拾,终于在这个年代成为银河系最强的势力,说句不客气的话,现在军方和当局加起来,也未必是联合会的对手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每一次有人赢得生死局,都会产生改天换地一般的连锁反应,但生死局这种跨三个级别的挑战毕竟是疯狂的,世上的疯子不多,真正成功的疯子就更少了。

    “生死局?你疯了!”蓝剑大声道:“如果你发起生死局,就要挑战高级战尊!那是绝对无法做到的!”

    白听雨摇了摇头,淡淡道:“你说的这个方法其实我也想过,但我是没办法发起生死局的,毕竟我的等级已经是战尊中级,如果我发起生死局的话,就要挑战中级战神,先别说我赢得了还是赢不了,整个流星杯上就没有一个等级达到中级战神的存在,目前等级最高的是杜冷泉,未满十八岁,战神初级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最强战斗力嘛,我猜是楚印,他的等级比杜冷泉低了一点,但超能力方面却更强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由你发起生死局的话,等级战尊高级的对手里面,或许能挑出一个两个合适的,回头我们研究一下。”

    蓝剑瞪大眼睛对白听雨喊道:“你也疯了!?不行,我绝对不同意这样冒险的挑战!一个不小心,会丧命的!”

    白听雨伸了一个懒腰,笑着说道:“我没疯,我和云阳这叫英雄所见略同。”

    “当下我们所面临的的局面是信任危机,想克服这场危机,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,我们的胜利是建立在绝对实力基础上的,没必要背地里下黑手。”

    “而想要普通百姓们明白这一点,最好的办法就是开一个生死局,虽然疯狂,却至少有希望,否则,除了灰溜溜的逃离流星杯,我再也想不出其他可能性了。”

    云阳微微一怔,白鸟这家伙很聪明啊,比自己想象中还要聪明,他所讲的和云阳所想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云阳认真道:“想留下来,除了开生死局正名之外,再没有第二条路,联合会的人为了把我们踢出流星杯,居然不惜残害自己麾下的年轻人,白鸟,我记得你的对手叫叶启明,他好像是联合会最好的天才之一。”

    白听雨点了点头道:“是啊,叶启明落叶一族的天才,排名在这次杯赛中能进前三百,要不是你给我一瓶古怪的炼药,想赢下他只怕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那种药水真是够厉害的,喝下去之后浑身燥热,昨晚我都没喝酒,居然睡着了,可见药性非常之强,你到底从哪弄来的那东西?”

    云阳道:“从哪弄来的你不要管,总之我还有足够的储备,能够让你们多坚持几场,而且那并不是我手中最强的炼药,如果有需要的话,我还可以拿出性能更火爆的品种来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这次流星杯上等级达到战尊高级的战士,你应该都了解,我们要好好商量一下,看谁适合做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白听雨耸了一下肩膀道:“那还用说,最适合做你对手的一定是野人多隆,这家伙说他恶贯满盈也不为过,手上最起码有几千条人命,但联合会考虑到他是不可多得的天才,一直袒护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挑战多隆,全银河都会很高兴,但多隆对你来说毕竟太强了,他的原能指数比蓝剑还高,达到了九万六,半只脚已经迈入战神级别。”

    “考虑到实力的因素,我觉得陆淼是个不错的选择,刚刚跨入战尊高级,原能指数不高,超能力也不算太强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考虑一下。”云阳点头,暗暗记下陆淼和多隆的名字。

    蓝剑绝望的长叹一口气,双目低垂下来,攥紧拳头,脖颈处青筋毕露,用很低很压抑的声音说道:“其实我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你们,总部已经在第一时间,要求我们撤出流星杯,以免造成更严重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甘心!就是不甘心!联合会用阴险的手段黑我们,导致一百多个弟兄现在还躺在医院里,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声声惨叫,忘不了苗木和汪海洋,他们告别时候哀伤的眼神,对战士来说,荣誉是比命还重要的存在,要用生命去守护!”

    “苗木他们之所以背负着逃兵的骂名离开,不就是为了给我们创造更好的环境吗!我根本无法想象,苗木他们回到自己的舰队,该怎么和别人解释退赛这件事!他们是背负着巨大的屈辱离开的!把一切希望,都寄托在我们身上!”

    “而我们,我们像煞笔一样!竟然又被联合会的人给黑了!而且这一次不仅我们背上了阴险小人的骂名,连整个军方都受到影响!”

    “我他娘的就不明白了,作为一个战士,参加一场比赛,怎么就那么难!怎么就那么多人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针对我们!凭着手段不行,凭着实力还是不行!到底我们要怎做才行!!!”

    蓝剑激动的浑身直哆嗦,他是个正直的人,把一切都看的太重,把一切压力都放在心里。

    白听雨慢慢坐起身子,一向吊儿郎当的他,在听完蓝剑发自肺腑的这番话之后,神情渐渐凝重。

    云阳咬了咬牙,他的心情同样糟糕到极点,一次两次三次,接连下黑手,一次更比一次黑,哪怕云阳再好的脾气,此刻也有些绷不住了,毕竟他来参加流星杯,不是为了来被人家黑着玩的!

    云阳拍了拍蓝剑的肩膀,沉声道:“人在这世上走一遭,不是为了来忍受屈辱的!相比这样窝囊的活着,我宁愿嚣张一些,跋扈一些!”

    “联合会的人越是拼命黑我们,越是说明他们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,别的我不知道,反正咱们含冤离开,让敌人得意这种事情,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联合会越是想把我们赶走,我们就越不能走!他们越是对我们下黑手,我们就越是要坚强!”

    “老子今天偏偏就不信这个邪!白鸟,通知下去,我们也要开新闻发布会!”

    白听雨猛地一怔,慢慢点头道:“这么说你已经决定了?”

    “嗯,豁出去了,老子今天,就是要争这口气!”

    很多时候,火气都是被逼出来的。

    一连串屈辱的遭遇,逼出了云阳心里那股倔强,作为一个乐观派,云阳最不喜欢和别人顶牛,可云阳这股倔强劲上来的时候,还真就谁也劝不住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云阳穿着一身笔挺军装,出现在公寓底层的大厅里。

    相比联合会开新闻发布会的盛况,云阳这边可就惨多了,一共也就十几个记者,大多数还是不为人知小型新闻机构,如今军方在中央星区以及银河系的声望达到了最低点,而云阳他们又是被怀疑下黑手的存在,无人理会,是很自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记者不多,住在这栋公寓联合会的战士倒是不少,云阳走进来的时候,受到了很多刺耳的嘘声。

    云阳脸色如常,根本不去搭理那些家伙,直接走到讲台上,对为数不多的记者沉声说道:“根据赛会规则,本人将发起生死局,挑战发起人,边境第七舰队,列兵云阳!被挑战者,超能力联合会种子选手,多隆!”

    云阳说罢,抬起头问道:“以上就是此次新闻发布会的全部内容,你们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?”

    现场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傻了!

    生死局?

    云阳竟然发起了生死局!?

    “我没听错吧?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肯定是神经病,他难道不清楚,多隆马上就要位列战神了!”

    “完全是找死!”

    “以多隆的心狠手辣,他肯定活不了!”

    “有病!云阳绝对是有病!还病得不轻呢!”

    联合会的战士在场外谩骂,而场内的那些记者,他们本来无精打采,一听说云阳竟然发出生死局,顿时兴奋的双眼直冒光,这可是大新闻啊,很多来自小型新闻机构的记者直呼幸运,幸好来参加了发布会,要不然还不知道这爆炸级的大消息呢!

    “请问,你挑战的对象可是外号野人那位多隆?”一名戴眼镜的记者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云阳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他可是马上就要位列战神的顶级高手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发起这样一场生死局?而且刚好在这个时间点?”一位胸部很丰满的女记者,站起来带着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哼~

    云阳冷哼了一声,目光变的阴沉起来,用略带沙哑的嗓音说道:“很简单,因为有人想往老子头上泼脏水,老子不答应!”

    “按照赛会规则,生死局发起七天之后,我将正式跨越三个级别,挑战多隆!”

    “说我们军方用禁术暗杀联合会的人?”

    “放屁!老子一向都是明杀的!”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