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章 传授枪法【第四更】
    

    “好,只要你不赖账就行。”张悬笑了笑,直接答应。

    “张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听他竟然做出这个决定,赵雅等人全都一脸焦急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?

    他们这几天修为虽然进步了不少,可要和一位老师战斗……也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直接答应,这不是等着认输吗?

    “既然你如此自信,那好,他们是一起上,还是一个个车轮战?”

    周天笑盈盈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张悬一共就五个学生,就算压低了修为,车轮战,也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车轮战?你想多了,就你这种实力,我随便出个学生就能将你击败!”张悬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见对方如此轻视,周天脸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懒得理会这家伙,张悬看向赵雅等人。

    被他一看,几人全都心底紧张。

    学战台他们都打不赢,挑战老师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刚才没有战斗,让你们挑战周老师,实在是……大材小用,郑阳,就你吧!”张悬环顾一周,随手一指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周围众人全都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大哥,你这样装逼真的好吗?

    就算真的想装,也要切合实际是不是?

    这个郑阳,先不说实力不怎样,刚刚大战了一场,体力差不多消耗干净了,你没看连枪都拿不动了,现在让他杀一只鸡,恐怕都杀不死,还让他和周天对战?

    而且还……大材小用?

    大材小用个毛啊!

    看这家伙这副模样,就算周天不出手,恐怕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,会自己倒下吧……

    不光众人表情古怪,就连郑阳也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都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张老师是不是在开玩笑?

    他几斤几两自己知道的很清楚,现在随便来个学生,都抵挡不住,还对战周天老师……别说他将修为压制到武者一重,就算压制到没有……也战胜不了啊!

    正想告诉张老师,自己的身体情况,话没说完,就听到对方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不要高兴,打败了这位周老师再高兴不迟!”

    高兴?

    高兴个毛线啊!

    我是快要哭了,没看出来吗?

    郑阳身体晃动,觉得自己随时都会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自己找死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周天以为张悬是在故意让他难堪,气的嘴角抽搐,眼中凶光大盛。

    “战斗前,我新教他一招枪法,周老师应该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不理会周围古怪脸色的众人,张悬看向周天。

    “临出嫁才想着买戒指,恐怕有些晚了吧!”周天哼道。

    “晚不晚不要紧,能胜过你就行!”张悬淡淡一笑,来到郑阳跟前:“来,老师教你一招枪法,好好看,好好学!”

    说完从对方手中接过长枪,手掌一抖,歪歪斜斜的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招看起来没有任何章法,随意至极,根本不像招数,像是随便刺出来,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……不会是来搞笑的吧!”

    “这他妈也叫枪法?弄头公猪过来,让它看到发、情的母猪,枪法也比这个好吧?”

    “见过坑爹、坑娘的,还是第一次见到坑学生的,郑阳估计完蛋了!”

    “摊上这样一个老师,再厉害也要完啊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当面教授,没有丝毫隐藏,众人全部看清楚了他那招的模样,一个个都觉得脑子转不过来。

    这也叫枪法?

    就算当烧火棍,挑挑火焰,也比这个招数精妙好几倍……

    “学会了吗?”

    不理会众人的议论,张悬看向郑阳。

    “学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郑阳哭了。

    这招也用学吗?

    他从六岁开始第一次拿枪……招数也比这个厉害的多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学会,就把周老师击败吧!”

    张悬点了点头,手掌在郑阳身上拍了拍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交代,郑阳正想哭出声来,就感到张老师与他肩膀接触的手掌,一股浑厚真气瞬间沿着经脉狂涌而来。

    这道真气浑厚无匹,而且精纯至极,所到之处,之前体内经脉郁结的地方,纷纷破开,像是身体瞬间打破了某种枷锁,吃了大补丹一样,全身疲倦一下消失殆尽,整个人重新恢复了精神。

    疲倦和大病一样,也是经脉堵塞导致,这些堵塞在张悬精纯真气下,根本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别抵抗,沿着我真气运转的方向,调整呼吸!”

    正在奇怪,耳边响起了张老师的传音。

    知道老师不可能害他,郑阳急忙精神集中,调整呼吸。

    咔嚓!咔嚓!咔嚓!

    进入体内的那道真气,立刻沿着经脉以特殊的方式运转,一刹那,郑阳感觉自己像是变成了一杆随时都会刺破苍穹的长枪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枪法的内息运转方法?”

    此刻,郑阳再傻也明白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无论是枪法还是武技,不光有招数,最重要的是内息运转方法。

    只有内息正确,才能催动枪法,发挥出最强威力,否则,所谓的招数,最多花哨也些,威力几乎没有的。

    虽然郑阳没接触过什么厉害的枪法,但自小与枪为伴,早已将枪法融入了骨髓,这道内息方法在体内一形成,他顿时明白,比学过甚至见过的所有枪法都要高明的多!

    刚才那招看起来普普通通,傻子都能学会,但一配上这套心法,那就是化繁为简,大巧不工!

    “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厉害的招数……”

    一瞬间,满脸痴呆,简直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这招已经不能用玄妙来形容了,简直就是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正在激动,耳中再次响起张老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别犹豫,快点熟悉内息运转之法,然后好好与枪法匹配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知道张老师是在传授他高明枪法,郑阳不再胡思乱想,集中精神,感悟体**息运转。

    每一个武技,都会有特殊的内息运转方法,修炼者要和铺路一样,一点点把堵塞的经脉打通,麻烦无比,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。

    以现在的郑阳为例,修为不过武者一重聚息境,体内只有内息,连真气都没形成,想要学会这招打通内息的运转渠道,没有一两年的功夫,基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不同。

    张老师的真气精纯至极,所到之处,体内堵塞的地方全都顺畅开来,不到两个呼吸,就开辟出了一个畅通的循环,内息奔腾游走,再无丝毫桎梏。

    “这就……练成了?”

    内息畅通,郑阳顿时明白,这套枪法他等于彻底学会,和沉浸数年一般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道真气先留在你体内,你继续装成没有力气的模样,和周天战斗的时候,务必一击命中!”

    张悬的声音继续传来。

    知道他的意思,郑阳暗暗点了点头,心中同时奇怪……张老师的真气,为何能留在他体内,而不产生冲突?

    武者修炼的功法不同,真气属性也不一样,因此,一个人的真气进入另外人的体内,别说不能帮助突破,还很容易冲突,导致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张老师的真气进入他体内,竟然没有丝毫冲突和矛盾,让他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知道,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“挣扎”着一抱拳:“周老师,来吧!”

    说完晃悠悠的向师战台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他随时都会被风吹到的样子,看热闹的众人,一个个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尼玛,来真的?

    学了一个猪都能施展的枪法,随时都会晕倒的身体,怎么打……

    周天也面皮一抽,脑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中计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肯定是早就打算舍弃这个学生,故意让自己难堪。

    教了一招连鸡都杀不死的招数,来对付自己……岂不是表明,自己连鸡都不如?

    “张悬,算你狠!”

    认为对方是在故意羞辱自己,周天一咬牙,也跳上比试台。

    “还望周老师手下留情……”

    装出一副虚弱的模样,郑阳挣扎着将长枪举起。

    看到他就这么一个简单动作,都累得满头大汗,所有人都满是无语。

    师战台,已经很多年没人挑战了,没想到第一次挑战居然如此奇葩。

    传出去,也真够惊天地泣鬼神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要不我替郑阳吧!”

    赵雅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看着就行!”张悬也不解释。

    见老师胸有成竹的模样,赵雅满心疑惑,却不敢多问,再次向台上看去。

    “留情?要怪,就怪你张老师吧!”

    猜出张悬的用意,周天心中憋火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学生就失礼了!”

    郑阳知道自己不出手,对方碍于身份不可能先出手,也不废话,长枪一抖,笔直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枪尖歪歪斜斜好像没有一点力量。

    正是刚才张悬教的垃圾招数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看到这家伙还真敢使用,周天更加生气,一声冷哼,将修为压制到武者一重聚息境,也不使用兵器,手掌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赤手对长枪!

    即便如此,台下也没一个人看好郑阳,觉得这家伙肯定要倒霉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见对方果然轻视,空手就迎了上来,郑阳眼睛一亮,体内张悬留存的那道真气陡然引发,整个人瞬间变了模样,如果说刚才是温顺的绵羊,而这一下,已然变成凶猛的老虎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道枪芒,笔直刺出,直刺周天胸膛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,周天寒毛陡然炸起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