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二章 治疗杜邈轩【第六更】
    

    “老师,这招枪法……”

    进入房间,郑阳再也忍不住。

    “这招枪法是我刚创出来的,我现在将修炼法诀念给你听!”

    张悬将功法念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口诀,郑阳懵了。

    这招枪法实在太高明了,以前学过的枪法与之一比,简直垃圾的不能再垃圾。

    之前觉得这套枪法歪歪斜斜,姿势不好看,原来根本不是这回事。

    这招重意不重形,可以施展的很丑,也可以施展的华丽无匹,虽只有一招,却胜过无数枪法,千变万化,威力无穷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套枪法,我已经完整传授给你,未得到我的允许,不允许私自外传!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郑阳拜倒,隆重的磕了几个头。

    沉浸枪法多年,他自然知道这套枪法的珍贵,也明白,一旦外泄出去,将会带来什么样的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“这招枪法虽然简单,却是一切枪法的基础,还有十多天时间,我希望你能有很大突破,莫要辜负我一番心血!”

    张悬交代。

    “老师放心!”郑阳模样中带着坚定,紧接着抬头:“老师,不知这招枪法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名字?我还没取,你如果想好了,随便取一个吧!”张悬摆摆手。

    虽然他自己命名天道枪法,但只是个统称,招数还是要有招数的名字,自己也懒得想,就让这位学生去想吧。

    “是!”知道老师的秉性,郑阳强忍住快要晕倒的震惊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离开,张悬揉揉眉心。

    王颖、刘扬解决身体隐患,肯定会突飞猛进,袁涛、赵雅激*质,进步肯定更快,只有这位郑阳略弱于众人,不过,现在有了这招枪法,十多天后到底谁更胜一筹,还真未可知。

    又将几位学生叫来,交代指点了几句,张悬这才离开学院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说……杜邈轩跪在门口已经一天了?”

    “杜邈轩虽然因为一次大病,竞争家主失败,却也是一号人物,跪在门口一天……难不成对方真的是名师?”

    “要是真的,咱们之前真就猜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悬离开府邸,学习枪法、传授枪法,整个天玄王城已然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凌天宇的事,很多人不信,杜邈轩跪在门口一天,让他们动摇了。

    堂堂四大家族之一,杜家长老,曾经竞争过家主的绝世人物,跪在别人门口,恐怕也只有名师,才有这种魄力。

    “过去看看情况!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,要真确定是名师,抓紧时间交好才是王道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个消息传开,无数大势力大家族再也按耐不住,纷纷派人打探消息,甚至一些管事的家主,一方头领,都亲自来了。

    罗冲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他是天玄王城炼器师公会的会长,实打实一星中期炼器师。

    天玄王国最高级别的炼器大师。

    他炼制的兵器,就算沈追陛下,都要花重金购买,无数达官贵人想要,都不可得,每炼制一件,都有无数人追捧,炒到天价。

    本来,他这种地位、身份,就算有名师过来,也不牵扯,无须讨好,结交。

    毕竟,炼器师虽不如名师,却也是上九流职业中极其靠前的,也有自己的尊严和地位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他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别人不知道,只有他自己清楚,最近炼器,始终无法做到心静如水,所炼制的东西,也往往都在最后一步崩塌,成为废品。

    炼器的各种步骤,和以前没任何区别,本以为是体力精力的问题,也专门为此调养了好几天,结果……却没有丝毫改变。

    堂堂天玄王国第一炼器师,却无法炼器……一旦传出去,地位受到影响不说,恐怕以前的对手,仇人也会闻风而来,让他跌落云端。

    所以,听到城内居然来了一位名师,再也忍不住,悄悄过来,想要看看,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真的,哪怕花费再大代价,也要弄清楚问题,并加以解决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杜邈轩!”

    站在街道的一个角落,看着不远处跪在路中间的中年人,罗冲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杜家这位名气最大的长老,整个天玄城高层,不认识的不多,当初还专门求他炼制过一把宝剑,所以,就算隔得很远,一眼还是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一向谨慎,让他这么甘心情愿跪下,这个府邸内的人,必然能帮他解决问题,而且……让他心悦诚服!”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罗冲心中就有了判断。

    如果院子里的人,没有足够高的身份,能帮他解决问题的手段,杜邈轩这样下跪,等于自己打脸,绝不会做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就在他胡乱猜测的时候,府邸的大门“吱呀!”打开,一个肥胖的管家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老爷让你进去!”

    孙强大手一摆。

    “多谢孙管家帮忙美言……”杜邈轩兴奋地连忙站起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孙强也不废话,当先前面带路,几人进入院子,府邸的大门再次紧紧关闭。

    “进去了!”

    “杜邈轩进去了,过一会看他出来的举止就应该能够明白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继续等着吧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藏在周围的诸多大势力眼线,见他进入府邸,并不着急离开,一个个继续将目光集中过来。

    罗冲也不着急,安静的等待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是我有眼不识泰山,还请杨师赎罪!”

    一进入房间,杜邈轩再没了之前的质疑和骄傲,直接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张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从学院回来,找个僻静无人之处,再次伪装成“杨玄”模样,回到府邸。

    他这一走大半天,也将这家伙气焰磨灭了,这才让孙强招进来。

    “还请杨师不计前嫌救我!”杜邈轩并不起身,而是继续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既然让你进来,自然会出手,起来吧!”张悬淡淡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杜邈轩这才脸色一喜,急忙起身。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杜远也眼睛一亮,同时也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父亲不就是以前得过一场大病吗?难不成,眼前这位名师,连以前得的病也能治好?

    “知道我之前为什么说你是畜生吧!”

    张悬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知道!”杜邈轩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孙强、杜远也忍不住点头。

    之前这位杨师只看了一眼,就说杜长老是畜生,本以为在辱骂,现在看来,恐怕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只是,让他们疑惑和不解的是,到底什么事,能让他骂做畜生,非但没有丝毫恼怒,还满脸兴奋?

    不过他们并未疑惑太长时间,张悬的声音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十年前,人人都知道你得了病,修为大跌,而实际上,如果我没看错,你是……将雪狼兽的血液,融入了身体,妄图换血!”

    “这样做,导致身体中了狼兽的剧毒,每到午时,全身上下都会长满白毛,变得人不人兽不兽,状如畜生,我说的可对?”

    “是,杨师说的分毫不差!”

    杜邈轩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说他是畜生,就知道对方肯定看出了病症,但此刻说的分毫不差,依旧满心震撼。

    不愧是真正的名师,眼力惊人,这可是连原语大师都没看出来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雪狼兽的血液?全身白毛?”

    听到张悬的话,孙强、杜远等人这才明白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尤其是后者,身体不由一颤。

    难怪他爹爹每天中午都有喝凉茶,不见任何人的习惯,本来他以为是父亲多年养成的,做梦都没想到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每到午时浑身长出白毛……他是怕被人看见,这才故意躲藏!

    一个人上下都是毛……不是畜生是什么?

    难怪杨师一口说出,父亲非但不反驳,还直接跪在门外……根由全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雪狼兽,是七品蛮兽,实力相当于武者七重通玄境,浑身白毛,速度如风,它的血液是炼制【通玄丹】的主要材料之一,拥有疏通经络,提升修为的作用。你与雪狼兽换血,想必是看了某些秘籍,误以为一旦成功,必然修为大进吧!”

    不理会众人的震惊,张悬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杜邈轩苦笑,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和这位杨师说的一模一样,当初他的确是看了一本秘籍上的记载,认为只要换血成功,肯定能一举跨入通玄境,成为武者七重高手。

    谁知做梦都没想到,成了噩梦的开始。

    每天浑身长满白毛,人不人鬼不鬼,哪怕只有半个时辰左右,承受的痛苦,也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能坚持十年,也就他心智坚韧,否则,肯定早就活活自杀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当初年幼,不辨真伪,就贸然相信……还望杨师救我!”杜邈轩抱拳道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当初真是脑子有问题。

    无意中得到的一本古籍,还以为是至宝,特意深入不毛之地,利用诸多手段猎杀了一头雪狼兽,用来换血,本以为修为大成,直接接任族长,做梦都没想到,变成这副结果。

    不是脑子有问题是什么?

    “不辨真伪?你那本秘籍……是真的!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杜邈轩还想说些什么听到这话,全身不由一震:“这怎么可能?如果是真的,我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……”

    要是那本秘籍说的是真的,自己怎么可能人不人鬼不鬼这么多年?

    又怎么可能修为从辟穴境倒退成鼎力境,从此一蹶不振?(未完待续。)
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