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八章 该你了【第二更】
    “不过,你们接触书画的时间很短,让你们现在就抓笔作画当做考核,非但没什么效果,还等于侮辱了书画这个职业,所以,我和原语商议了一下,想出了一个考核方法。”

    黄语、白逊满打满算接触书画,也不到一个月时间,这就让他们执笔,能画出什么?真要这样做,肯定会丢人,所以,陆沉大师的考核,并非让他们作画。

    说到这,他笑了笑,接着道:“那就是……由我、原语、张悬小兄弟作画,你们来鉴赏、评论,谁的评论最中肯,谁就拿走墨轩图!”

    “作画?嗯?”

    正坐着喝茶,打算过来凑数的张悬,听到这话,打了个趔趄,差点将满口茶水喷这老头一脸。

    你开玩笑的吧,我就是个打酱油的,让我作画……你这是考他们还是考我?

    我连画笔怎么拿都不知道,作毛线画?

    “我看,我就不用作画了吧……”一脸郁闷,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拒绝,以文会友,很多文会,都要写诗作赋的,难得你和原兄都在,咱们也来个以画交流,也好让这些小辈见识见识书画的真正魅力,弄不好,他们就会真正喜欢,以后也成为一代大师。”

    陆沉大师捋着胡须笑道。

    张悬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你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?

    我的意思,我不想参加什么作画,也不想作画,你倒好,以画交流……

    交流个辣子毛啊!

    “咳咳,真不用了,两位作画就行了,你看我今天啥都没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只好把话说的更明白一些。

    “笔墨纸砚我都准备好了,小兄弟,你也不用拘谨,就当这里是自己的家,随便作画,也让他们见识一下!”陆沉大师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拘谨?见识?”

    我的重点根本不是这个好不好?

    “好了,阿城,去准备笔墨纸砚,小语,白逊,我们作画的时候,你们好好看着,就当学习了!”

    陆沉还以为他不好意思,笑着摆手。

    “是!”管家城伯一摆手,几个侍女就拿来三套笔墨纸砚,放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张悬眉毛跳了跳。

    铅笔作画都他不会,还毛笔……

    早知道今天的考核是这样,打死也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以画会友,就不规定题目了!”准备妥当,陆沉大师笑盈盈看向原语大师:“原兄,你是客人,就先来吧!”

    “好,我就献丑了!”

    原语大师笑着捋了捋胡须,站在桌子跟前,拿起毛笔,略一沉思,就开始作画。

    笔走龙蛇,本来他满脸和祥,一开始作画,气质顿时变了,如同一个高山流水难觅知音的大师,让人敬佩。

    “作画分为四个层次,分别是录实、灵动、意存、惊鸿;录实是指记录事实,作画和现实看到的景物,毫无二致,虽然画的惟妙惟肖,却是最低层次。”

    原语大师开始作画,陆沉笑着给众人解释。

    “灵动,是指画出的景物,不再死板,而是蕴含灵气,让人一看就如同活了一般,举个例子,画一条鱼,你会感到这条鱼和活了,随时都会从画纸上游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境意存,意存笔先,画尽意在!这种境界,还未作画,首先要有意境在心,画出的图画才能让人感动,令人沉迷。我的【夏秋图】和【赤雄啸天】就侥幸进入了这种境界,所以一眼看去,如同在面前把画卷展开,有种身临其中之感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原兄都达到了这种境界,运气好,巧合之下,或许就能做出第四境的画作。第四境,惊鸿,指的就是惊鸿画作,画中的人、物,自带气质,达到连动物、蛮兽都无法分辨的地步,小语要的墨轩图如此,原兄的江鸟图亦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作画,谁画得像,谁就厉害,听到解释才知道,画得像……只是最低级的境界。

    一副作品中只有拥有自己精神,蕴含独特的意境,才算的上真正名画。

    交谈中,原语大师笔下的画面逐渐展开。

    是一副山林鸟雀图,寂静的树林中,两只鸟儿飞舞,虽然在空中没动,却给人一种鸟语嘹亮之感,让人仿佛瞬间置身山林,鸟语花香。

    “陆大师,难道这就是意存境界的图画?”

    黄语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能给人这种感觉,说明这幅画已经蕴含极深的意境,让人一看之下就难以割舍。

    “嗯!”陆沉大师点了点头:“这幅画的确达到了意存境界,不过,也只是刚刚达到,至于为什么这样说,还需要你们去鉴赏,谁能正确回答出来,谁就获胜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黄语、白逊齐刷刷将目光集中过去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原语大师停笔。

    这副山林鸟雀图彻底画完。

    “呵呵,多日不画,笔法生疏了不少,献丑了!”将毛笔放下,原语大师笑了笑:“陆沉,该你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陆沉大师也不推辞,几步来到桌前,毛笔游走,墨透纸背。

    虽然同为第三境的书画大师,明显陆沉作画更加得心应手,也更加舒展。

    他的画是一片江水,一叶扁舟浮于其中,没有惊涛海浪,没有狂风暴雨,却给人一种逆风前行,和巨浪搏击之感,船上的人,虽只是寥寥两笔,却带着不畏艰险,勇往直前的刚毅,让人一看之下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“还是陆老弟技高一筹!”

    还没画完,原语大师就忍不住感慨。

    他虽然也擅长作画,名气也很响亮,但和陆沉比,还是差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山林鸟雀图不弱,意境也不错,但真要仔细推敲,与陆沉这幅画的意境,就差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只是将山林的安静和喧闹描绘出来,而对方却将内心的争斗都展露其中,水平高了不止一筹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能看出什么吗?”

    感慨完,原语大师笑盈盈的看向白逊、黄语二人。

    “陆大师这副江流图,我能看出用了三种作画方法,十二种笔法,好像还有八十年前盛名的书画大师陈娇的影子。”黄语想了一下道。

    陈娇,天玄王国有名的女书画大师,名噪一时,笔锋细腻,擅长山水,尤其画水,堪称一绝,被誉为天玄王国三百年来第一人。

    “我也看出来了……”白逊连忙接话。

    “嗯,算是有些眼力!”

    原语大师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三种作画方法?十二种笔法?”

    一侧的张悬满是无语。

    反正在他看来,这位陆沉大师,就是拿个毛笔乱画,根本看不出什么特殊。

    虽然通过金色书籍,将重生以来看过的书,全部转化成了自己的知识,但几乎都是关于功法、武技和炼丹的,书画类的书籍,基本没看过,差不多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“哈哈,原兄谦虚了!”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陆沉大师也将这副江流图画完,笑了一声,走过来:“我是前几日在奔马江上游历,积蓄了好多天的情绪,有感而发,才能技高一筹,原兄整日治病救人,没我这么清闲,要是和我一样,敞开胸怀,醉心书画,恐怕我真就望尘莫及了!”

    “作画讲究天赋,我是觉得天赋不如你,这才走向医途!”

    原语大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两个老家伙就不要在这里互相吹捧了,要说真正有天赋,还要说张悬小兄弟,不足二十,就拥有如此高深的画道见解,想必在作画上也肯定不比我们两个老东西弱。”

    陆沉大师笑着摇头,看了过来,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:“现在我们两个都画完了,张悬小兄弟,你来吧!”

    哗啦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一落,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原语大师也点点头,眼中带着好奇。

    张悬的事,他是听陆沉说的,虽然对后者的话毫不质疑,但当看到他这么年轻,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。

    书画一道,和武功不一样,不是天赋高就行的,还需要对人生、对生命拥有诸多感悟,才能越领悟越多,就算是他,也是医治了无数病人,有了新的感悟,这才让书画突飞猛进,达到了现在的水平。

    这个张悬不足二十,就算天生适合书画,也最多基础扎实,达到录实境界,想要达到灵动、意存……恐怕还需要诸多磨砺才行。

    当然,这话他并未说出来,毕竟不太礼貌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陆沉大师让他作画,忍不住想要看看,这家伙到底能达到什么水平。

    就连白逊、黄语也眼中带着兴奋。

    张悬上次大展神威,看出画卷中的错误、漏洞,指点江山,挥斥方遒,让人钦佩不已,他们也很想知道,这位不比他们大多少的张老师,到底达到了何种境界,才能让陆大师都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看到众人殷切的目光,张悬脑袋再次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本以为对方只是随便说说,还真要自己画画啊。

    啥都不会怎么画?

    总不能画个小鸡,再加个光圈,就称呼神鸟凤凰吧。

    真要这样,今天恐怕也不用走了,肯定会被活活打死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我能先看一会书再画吗?”

    挠挠头,强忍住尴尬,张悬道。(未完待续。)
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