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一章 左右游龙【第五更,为盟主水之之水加更】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张悬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陆沉大师的藏书虽多,架不住他翻书的速度,一个时辰左右,终于全部翻完,脑中形成了数万本一模一样的书籍。

    《初级书画心得》、《书画技巧大全》、《书画如何进入第二境》、《夕阳残照孤本》……

    不愧是大师,关于书画的书籍,整个天玄王国差不多都被他搜集全了,全部加起来,数万本之多,其中所谓的孤本就有数百册,市面上难以找到。

    要他搜集,就算是书画大师,恐怕也做不到,料来是沈追陛下,为报答启蒙之恩,派人搜集一本本送来的。

    “有了这些书籍,应该可以了吧!”

    将书籍复制完,张悬停了下来,精神一动,脑中低呼:“正确!”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无数书籍中正确的语句全被摘录出来,重新形成了一本新的书籍。

    将书籍翻开,张悬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书画,分为书法和作画,能够陶冶情操,让人心境平和……”

    开篇是对书画的解释,紧接着就是如何握笔,如何书写,如何润色。

    任何东西都有技巧,书画也一样,虽然需要后天努力才能完成,但有个好老师,有条好的道路,学习起来,会快上不少。

    这本集合数万本书画技巧、作品形成的正确书籍,就是一条通往巅峰的康庄大道,没有一点弯路,沿着学习,张悬对书画的理解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静静站在原地,将书籍一页页看完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睁开眼睛,随即看到一对乌黑的眼珠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奇怪,眼珠的主人吓了一跳,大喊一声,急忙后退。

    “陆沉大师?”

    张悬这才看清楚模样,不是别人,正是陆大师。

    此刻的大师,一脸警惕的看过来,好像他身上有洪荒猛兽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看他这副样子,张悬一脸古怪。

    我又不会杀人,这副态度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你……这次没突破吧?”

    陆大师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突破?没有啊!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”松了口气,陆沉大师心有余悸:“我是见你久久不出来,想过来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本以为这位张悬小友看书,十来分钟就会出来,没想到一进来就接近两个时辰,实在等不及,便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进来就看到对方眼睛紧闭,站在书架前,睡着了一般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……貌似上次也是这样,看了一会书,闭眼发呆,紧接着他书房就乱了,自己也被摔得死去活来,然后……就没有然后了……

    这次……不会又这样吧……

    正在纠结,该怎么办,就见对方睁开了眼睛,没吓得逃出书房,就算胆子不小了。

    “突破哪有那么容易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警惕的样子,张悬明白过来,苦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不听这话倒好,一听到,陆沉大师只觉得胸口发闷,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没那么容易?

    你上次不就是这么容易吗?

    还因为一下突破太大,无法适应力量……要不是我有点实力,可能当时就挂了……

    越想越郁闷,算了,幸好这次没在这里突破,不然……我真考虑,不再让你进入书房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样,心境调整好了吗?”陆沉转移沉重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咱们出去吧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回到大厅,就见黄语、白逊等人早已望眼欲穿,看书调整状态,一下就两、三个时辰,想想也是醉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原语大师脸色也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他本来计划下午去拜访名师杨玄的,这家伙倒好,一个调整心境,弄到太阳都快落了,再加上之前心中的暗自判断,没拂袖而走,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可以了!”

    见众人的表情,张悬自觉理亏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开始作画吧!”陆沉大师生怕场面不好看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嗯!”将天道书籍中看到的作画方法在脑海快速过了一遍,张悬两步来到桌子跟前,随手拿起毛笔。

    看他真要作画,黄语、白逊立刻集中精神,露出兴奋之态。

    调整这么长时间,这位张大师,到底能画出什么样的杰作?

    就连原语大师,也不由看过去,如果真是故意弄虚作假,装模作样,看自己不出手教训……

    就在万众瞩目的时候,张悬迟疑了一下:“陆大师,你还有纸没,我可不可以先试试毛笔?”

    书画不是修炼功法,真气在体内运转一圈就行了,就算知道的再多,也需要实践摸索。

    他从未作过画,也没怎么用过毛笔,先要试试软硬度,知道墨、水彩在纸上出现的轻重颜色,才能作画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学习了这么多炼丹书籍,却不能短时间内成为真正炼丹师的原因。

    炼丹更多的需要大量练习,而作画,注重意境,就算笔锋弱了些,领悟意境,也能做出好的作品。

    “试吧!”原语大师脸色更加不好看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真是书画大师,怎么还要试笔?

    分明是想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哼,让你拖,过一会,看你还有什么借口。

    不理会他怪异的眼神,张悬拿起毛笔,沾了水彩、墨汁随手在纸上画了几笔,又用另外一只毛笔,沾水,随便涂抹。

    “这是最基本的分染?连这个都要试……张大师,不会第一次拿笔吧?”

    看他的动作,黄语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分染是作画中的一项技巧,是一支笔蘸色,另一支笔蘸水,将色彩拖染开去,形成色彩由浓到淡的渐变效果,这和武功中的长拳一样,只要会作画,没有不会的……

    别人试笔,试试软硬程度,墨色轻重即可,这家伙倒好,各种技巧都试一遍,好像从未摸过的好奇宝宝一样……

    看到众人一阵便秘。

    大哥,我们等你好几个时辰了,能快点吗?

    再这样下去,恐怕我老死,也看不到你的画作……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拿笔的时候,好像也是这样,都想试一下,其实……啥都不会……”白逊也满是疑惑,就连他也看出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看人家陆大师、原大师,一拿笔浑身气势就变了,就和剑客握剑一样,你……这是什么鬼?

    眼前让他崇拜的张大师,握毛笔的姿势虽然没有错误,可动作僵硬,一点不舒展自由,和第一次接触,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你别告诉我,刚才看书找状态,实际上是去学如何作画了?

    陆沉大师也满是茫然,搞不清楚张悬葫芦里到底卖的啥药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适应了一会,终于将脑海中学到的知识和手上的动作彻底融会贯通,张悬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就……开始吧!”

    见他停下,陆沉大师试探的问了一句,生怕眼前这家伙再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不过,幸好张悬没再说其他话,应了一声,几步来到干净的白纸跟前,手指一弹,一指毛笔就飞了起来,在墨水上一沾,同时,另外一只手轻轻一抓,将另外一只毛笔捏在掌心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两根毛笔像是活了一般在他手中不停飞舞,原本空无一物的白纸,缓缓出现了一副画作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左右游龙?”

    本来想要揭穿他骗人把戏的原语大师,看到这一幕,立刻瞪大了眼睛,差点把眼珠子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就连陆沉大师,也身体一晃,没当场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左右游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看到两位大师一副见鬼的模样,白逊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常我们作画,都是一只画笔,先勾勒出大致模样,再细微填涂!”陆沉解释。

    黄语、白逊同时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也接触了书画,都知道作画的步骤,勾勒出大环境,细微的地方再一点点的填墨、润色,直至画完。

    “这和盖屋一样,先弄出框架,然后再一点点夯实,虽然基础坚固,但在作画速度上,就有些差强人意,不够快捷了!”

    陆沉大师接着道:“为了增加作画速度,一些厉害的书画大家,就创出了这种左右游龙的方法,顾名思义,心分二用,左右开弓,用两只画笔,分别从左右两端同时开始,不需要构思框架,也不需要任何点缀、润色,整幅图存在心中,不停向里推进……两笔碰面的时候,画也就作好了!”

    “这样做,无论在作画时间还是效率上都能加快一倍不止,但难度极大!”

    “首先要对整副画的大小有明确的认知,其次,心分二用,还不能有任何出错,最后,色彩色调都要了然于胸,才能在两侧画面对接的时候,不出现任何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这是极其高明的技巧,就算是我和原兄,都做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陆沉大师摇了摇头,苍老的脸上依旧满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这种双手游龙的作画方法,必须要对画作有绝对的自信才可以完成,而且没有数十年寒暑练习,难以完成,张悬随手就来……

    也太夸张了吧?

    “先别忙震惊,左右画出的部分必须完美接上才算真正成功,接不上,都是假的!”

    一侧的原语大师,缓了过来,忍不住哼道。

    左右游龙左右开弓是厉害,可两边画的再好,接不上都是扯淡。

    依旧和盖房子一样,两边都用了高超技术,坚固的无以复加,武者六重都破坏不了,但最后……接不上,参差不齐,也是失败!

    ps:第五更到,为盟主【水之之水】加更。咱们在新书榜上的位置并不理想,后面的已经开始奋力直追,各位朋友,老涯需要你们的支持,月票请投过来吧!老涯继续码字,今天还能继续,月票大家准备好了吗?(未完待续。)
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