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二章 第二境?【第六更,7746月票加更】
    “而且,作画讲究的是意境,没有意境,再惟妙惟肖都没用,左右游龙,等于将完整的画面硬生生分割成两份,意境有了裂痕……所以,这幅画,即便完美结上,也恐怕很难达到第三境。”

    左右手配合再好,也是把画面分割开来,整体意境肯定会差上不少。

    “过度炫耀画技,而失去本来作画的目的,浮夸!”解释完,原语大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震惊过后,他对这位张悬的印象非凡没有好转,变得更坏。

    傲慢无礼,让他们等到中午不来;作画前要调整状态,耽误两、三个时辰,没时间概念;现在更是炫耀画技,失去本来作画的意义,简直就是心态不稳,浮夸至极。

    作画没有平和心,只想着让别人震惊,给别人看,就算技艺再高,又有什么用?难成一代大师。

    “张小兄弟还年轻,爱出风头也是正常……”

    陆沉大师知道老友的脾气,有什么话从不藏着掖着,直接就说,苦笑一声道。

    年轻人嘛,爱炫技,属于正常,总不能跟他们这些要入土的人一样吧。

    “做出最好的画,就是出风头,左右游龙只是街头那些匠人,用来批量生产画作用的,不改这个习惯,恐怕终生都难有成就!”

    原语大师语气没有丝毫客气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评价,黄语二人一个个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作画上,他们肯定没眼前这位老者有发言权,也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陆沉正想再说两句,就听白逊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快看,已经开始对接了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看去,果然见张悬双手的画笔,已经汇聚在一起,纸上的画面,也开始结合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接不上吧!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,黄语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眼见左右两幅画面马上接在一起了,可两侧纸张上的墨色深浅、画风、韵味,没有一点相同,甚至色度都不一样,这种情况就算成功汇在一起,也是两种风格,不是一幅画……

    一半亮度高,一半亮度低……接在一起,也是废品。

    难道,失败了?

    “是接不上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还想替张悬说两句好话的陆沉大师,此刻也哑了下来,脸色也不太好看,手指用力,将胡子捏断了好几根都不自知。

    虽然不想承认,但凭借他对作画的研究,可以清晰看出左右两侧的画面完全不同,像是两个世界一般,根本不可能融合,难道这位张小友,真和原兄说的一样,太过浮夸?

    之前虽然只接触一次,但谦虚谨慎,彬彬有礼,不像这种人啊……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种性格,以后在书画上恐怕真的很难有更高成就……

    “接不上就是废品,等了一下午,没想到等来这东西……”原语大师摇头,满是失望。

    陆沉说出张悬事迹的时候,他还是抱有很大希望的,本以为真是个少年天才,能将书画发扬光大,亲眼见了才知道,是个浮夸之辈。

    明明没本事,安心作画即可,还偏要装什么高手,用左右游龙,这下好了,两幅画的风格不一样,接都接不到一起,我看你怎么下台。

    装逼首先要先有这个本事才行,否则,只会把自己装成傻逼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位张悬就是后者。

    叹息一声,缓缓闭上了眼睛,不再去看。

    不是不想看,而是生怕看到对方接不上出丑的样子,会更加生气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不对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刚将眼睛闭上,紧接着耳边就响起了惊叹的声音,似乎看到了某些难以置信的场景。

    眉毛一皱,再次将眼睛睁开,随即看到陆沉大师、黄语、白逊三人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紧盯着前面,见鬼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就算接不上,也不至于这么惊讶吧……”

    略带疑惑,原语大师也忍不住看了过去,只一眼,瞳孔陡然收缩,身体一晃,呆在原地:“这……这……怎么个情况?”

    他也傻了。

    只见正前方,两幅画结合的地方,张悬画笔轻轻一勾,一道院墙出现,如同一个屏障将两幅画分成了两个部分。

    之前的无法接上的违和感,在墙壁的分割下,没有丝毫不对劲,反而给人另外一个世界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是这个小院……”

    白逊忍不住喊道。

    这时他看了出来,张悬左手画的正是他们所在的院落,其中有人作画,有人评点,气氛祥和,右手画的则是另外一个院落,其中花团锦簇,鸟雀飞舞,其中还有各种动物穿梭齐间,蝉声嘹亮,给人一种喧闹的世外桃源之感。

    一边是人,一边是物,一边安静,一边喧闹,本就是两个环境,两种状态,韵味不同,之前左右两侧的违和,居然这个墙壁下,瞬间融为一体,给人一种完美之感。

    “神来之笔,绝对是神来之笔……”

    陆沉大师不停哆嗦。

    他之前和原语大师的想法一样,也觉得张悬这幅画肯定废了,做梦都没想到,明明两个韵味不同的场景,一道院墙下,变得无比和谐,动静有度,给人另一样的美感和享受。

    静中有动,动中有静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墙壁,绝对是神来之笔。

    一墙之隔,咫尺天涯,整副画的质量,立刻上了一大截不止。

    “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原语大师也憋了半天,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一道院墙,是他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如果院墙两侧的意境都一样,反而会变成败笔。

    “献丑了!”

    院墙画完,整幅作品也完成了,张悬放下毛笔,轻轻一笑:“还请几位过来鉴定吧!”

    他刚学会作画,不知道画什么,就将众人所在的院落和隔壁院子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来看看!”

    陆沉大师当先走了过来,低头看向眼前的画面。

    黄语、白逊等人也紧跟着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离的远,看不清楚,所以一开始没看出是这里,此时近距离一看,全都不由惊叹。

    院落的景物,惟妙惟肖,栩栩如生,一个个仿佛活了一般,在他画笔的演绎下,浮于纸面,美丽至极。

    “好漂亮……”

    忍不住赞扬,黄语美目放光。

    虽然左右手同时作画,但细节上无可挑剔,就连一个桌子一个凳子,都清晰可见,画面上众人的表情都在,好像印在上面一样,整幅画漂亮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“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看了一会,原语大师忍不住摇头,就连一侧的陆沉大师也脸上露出惋惜之意。

    “这幅画很漂亮啊,还有什么不对劲?”不知他们叹息什么,白逊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没看出这幅画到底有啥问题,感觉比起之前的两幅,也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“这幅画,画工无懈可击,没有丝毫错误,色彩、配合……也全都是上上之作,只是和我之前说的一样,左右融合,太过注重细节,反而缺乏了意境!没有意境,最多只达到第二境灵动,距离意存,还有很大一段差距!”

    陆沉大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书画分为四个境界,录实、灵动、意存、惊鸿。

    之前原语、陆沉两位大师画出的都是第三境,蕴含意境,一看之下给人心旷神怡之感。

    张悬这副,虽然笔锋细腻,无论结构还是布局,都没问题,但可惜……缺了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没有意境的话,最多也就是第二境灵动境界,算不上什么珍品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不过,张小兄弟还年轻的很,等到我们这个年纪,就可以随便画出三境,乃至四境的画作了!”

    陆沉大师安慰。

    虽然没达到第三境,他还是比较震惊的。

    毕竟张悬不到二十岁,这种年纪,就有如此高深的绘画技巧,即便是他,都赞扬不已。

    “算有些真才实学!”原语大师也点点头,看向张悬,语气中带着训斥的味道:“不过,年轻人还是要低调些好!”

    经过一系列事,对张悬的印象差了些,但这幅画,的确不错,除了没意境,他也挑不出毛病,看来这家伙,并非骗子,是实打实有些本事。

    不过,这点本事,就如此恃才傲物,让他们等这么久,内心深处,还是有些不高兴的。

    “低调?”听到对方话里有话,张悬知道肯定是拖了太久,对方生气了,尴尬的一笑:“是,是,是我耽误时间太久了,十分抱歉!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见他态度很好,原语大师这才满意的点点头:“你现在的基础不错,以后好好培养,好好游历,画出第三境的画作,也指日可待,千万不要因为狂妄,浪费了天赋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想要做出有意境的画作,首先要多观察,对世界有更深的了解,对周围有更深的认识!”

    陆沉大师也谆谆教导。

    “受教了!”

    张悬知道对方是好意,忍不住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都完画了,你们两个开始鉴赏吧……”见他虚心接受,陆沉不再多说,正想让黄语二人考核继续,就听到白逊惊讶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对……张大师这幅画的人和鸟兽,怎么……都没有眼睛?”

    之前众人都只看整幅画的布局和结构了,并未注意这些细节,此刻一看,果然发现整幅画上的人和鸟兽,都还没画眼睛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