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五章 致命一击!
    ♂』    流星杯赛事组委会。

    就在银河外缘军方的前哨基地受到攻击的同时,联合会这边同样也发生了令人震惊的事件,生存赛外围的防御战舰被不明势力击毁,并且云阳他们所在的那颗星球,也被一种强大的能量禁制包围。

    组委会的委员们对此目瞪口呆,他们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,哪里来的敌人?为何要将两万五千名选手所在的星球封锁?

    当然,他们也得到了军方要全力守卫银河外缘的消息,据说攻击军方的并不是鬼族,而是一些从未见过的宇宙怪兽,这更是让人无所适从,似乎,情况正在变的混乱而诡异。

    巫浊在一片混乱中离开办公室,来到一个隐秘的房间,开启了和会长罗门的加密线路。

    “会长?为何我们的舰队会被击毁?银河外缘出现的怪兽又是哪里来的?”巫浊疑惑道:“这和我们的计划很不一样,鬼族呢?他们在哪里?”

    罗门摇了摇头,沉声道:“我不知道,他们没有回答我的呼应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和鬼族失去联系了?”巫浊内心狂乱,脸色也变的苍白说道:“按照约定,鬼族应该帮我们压制军方的力量,而不是控制生存在展开的那颗星球,他们失信了!”

    罗门一只手撑住下巴,“事情比他们失信还要糟糕,我现在根本联络不到鬼族,也不知道银河外缘那些怪物是从何处来的,如果那些怪兽属于鬼族的话,那这是第一次,他们没有使用三角翼,而是派出了生化部队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流星杯上发生的事情,我一直没有告诉你,其实,比赛场地是由鬼族挑选的。”

    噗通~

    巫浊心脏在狂跳,这个场地,是鬼族挑选的!?

    那也就是说,击毁联合会战舰,封锁赛场所在的星球,这一切很可能是鬼族的阴谋!

    “会不会。”巫浊感觉浑身无力,沙哑着嗓子说道:“我们会不会成为银河系的罪人”

    噌~

    罗门猛地一怔,对巫浊怒目而视,但是随即,他自己也目光犹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起初,我们和鬼族合作都是带着小心的,但是这些年来鬼族一直表现的忠心耿耿,所以,我的确对他们有些掉以轻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生存赛所使用的那颗星球,我事先调查过,没有任何特别,所以才同意用作临时赛场,毕竟在中央星区,适合用作赛场的星球数量并不多,大多数可以供人类生存的星球都已经住满了人。”

    罗门刚讲到一半,忽然脸色铁青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时间过了几分钟,罗门沉声道:“这是刚刚收到的画面。”

    唰~

    光幕上,罗门的身影消失了,取而代之是那颗间谍卫星传来的录影,作为现场附近唯一的侦查卫星,它正在按照指令,靠近生存赛进行中的星球。

    没用多久,它就被发现了,从黑暗的太空中突然出现两艘高速战舰,将这颗卫星击毁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 】

    那是两架三角翼战舰,长度一百五十米左右,看上去像两只飞在太空中的铁三角。

    在银河系,只有一个势力使用这种怪异形状的战舰,罗门和巫浊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是鬼族!

    鬼族果然来了,他们的三角翼战舰出现在中央星区,而那些很可能是生化怪兽的家伙,却出现在宇宙外缘?

    巫浊感觉心脏在抽搐,罪人!罪人!自己一不小心,成了银河系的千古罪人!

    毕竟罗门和鬼族有关联,这件事他一直都知道,而巫浊却没能阻止罗门这样做。

    现在局面已经失去控制了,罗门和鬼族的联络通道被关闭,银河外缘面临怪兽的进攻,而中央星区却出现了鬼族的三角翼战舰!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巫浊只是在脑海中想一想,便感觉浑身冰冷。

    光幕画面转回罗门的办公室,这个主宰了联合会那么多年的,史上最受尊崇的会长大人,他阴沉着脸,用手使劲捏着自己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“鬼族一定有不可告人的计划。”罗门沉声道:“他们控制了楚印他们所在的那个星球,我们要想办法阻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阻止?”巫浊欲哭无泪道:“赛场上只有一些缺乏实战经验的年轻人,而且,他们没有任何武器!”

    罗门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中央星区的战斗力量已经在向你那里去了,等你和他们会合之后,尽量收拾残局。”

    巫浊没有回答,转身就去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收拾残局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话你没有听到吗?”罗门冷冷道:“我说过,先和联合会驻防附近的人马会合,你那里的人手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你姥姥!”巫浊忽然爆发了,激动的浑身哆嗦,那张老脸已经抽搐的变形。

    “我恨!”

    “我恨!”

    “我恨你!更恨我自己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和你同流合污,怎么没有勇气站出来反对你!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满意了?我和你一起成了银河系的千古罪人!引入鬼族,打击军方和当局,我们这是到底有多愚蠢!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和我说话,我不想听见你的声音,不想再看到你!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曾经犯下的错误,只能用我这条命去弥补!”

    罗门不动声色道:“如果我们遮掩的好,不会有人知道我们曾经和鬼族联系过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遮掩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遮掩!!!”

    巫浊无法相信,这是受人尊敬的,联合会有史以来最伟大会长口中说出的话,事到如今,他想的不是如何将功赎罪,而是如何遮掩!?

    天哪

    巫浊的信仰彻底崩塌了,罗门在他心里再也不是那个带领联合会创造奇迹的男人,他是一个小人,一个彻头彻尾的畜生!

    “我会以死谢罪!”巫浊激动的浑身发抖说道:“而你,我必须揭露你的罪行,让你下十八层地狱!罗门,你根本不配做人!”

    说罢,巫浊重新转过身,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他心意已决,再无留恋。

    他要把真相说出来,让全银河都知道联合会这位伟大会长的龌龊!

    噗呲~

    黑暗中,一把锐利的三尖刀捅进巫浊的心脏。

    巫浊用力抓住那只持凶器的手,手很年轻,很冷。

    竟然是林轩风,一直像只哈巴狗一样跟着自己的年轻人,带着水晶眼镜,对巫浊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奉若圣旨,巫浊骂他,他不还口,打他,他不还手,是个性格柔和的年轻人,学文科出身的,素食主义者。

    竟然是他,跟着巫浊来到这间密室,巫浊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竟然是他,在巫浊准备将真相公之于众的时候,给了巫浊致命的一击。

    噗呲~

    林轩风面无表情,将三尖刀向上猛地一抬,刀锋精准,将巫浊的心脏撕成两半。

    噗通~

    巫浊倒在地上,林轩风从怀里掏出一瓶药剂,洒在巫浊的尸体上,当即,这具尸体便开始融化,仅仅几秒钟后,便成了地上的一滩水渍。

    “还有神吩咐?”林轩风看了一眼地上这摊水,抬头望向罗门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