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四章 这个孽畜【第二更】
    “怎么,不想要了?”

    见周围鸦雀无声,张悬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黄语连忙摆手。

    “不是就好,我现在就画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也不废话,取出一张白纸,双手握笔,泼墨挥毫,时间不长,一副画面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这次不再是院落,而是一副草地,上面站着一个野鹿,正在警惕的吃草,周围满是野花,画面一成,引来无数蜜蜂环绕,紧接着野鹿像是活了一般,从画面中跳出,逐渐消散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又是一幅第五境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原语大师等人都看傻了。

    别人画第五境作品,哪怕是宗师,也挣死挣活,呕心沥血,一幅画半条命下去,这家伙倒好,画了一幅跟没事人一样,紧接着又画了一幅……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变态?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嚣张?

    是世界变了,还是他太强了,五境画作,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?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要不要?也两百万一幅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发呆,就见这位张宗师一脸期待的看过来,双眼放光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五境、四境,就多费点功夫而已,正好缺钱,画画就能卖钱,比装逼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装逼一旦装不好,可会被别人打死的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也能要?”原语、陆沉咽唾沫。

    “只要给钱,无所谓的……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这可是五境的书画,王城都找不到的,他竟然为了点钱,随便画,随便卖……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谁说书画宗师都是志存高远,出淤泥而不染,视钱财如粪土的?

    你出来,看我不打死你……

    时间不长,张悬又画了两幅,全是第五境的作品,激动地两位大师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这么珍贵的画作,竟然买到了,而且人手一份……

    换做以前,这可是做梦都不敢去想的。

    黄语二人不在要墨轩图,考核也就没了意义,再说,张悬闹得动静实在太大了,让两位大师也失去了继续考核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张大师,两百万金币,我尽快准备好给你送过来!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就给你送到学院去!”

    原语、陆沉家产丰厚,随手就把两百万付上了,黄语、白逊没这么多现金,不过凭借他们的身份,两百万而已,还不至于赖账。

    看着到手的四百万金票,张悬笑脸如花。

    本以为今天来这,是还人情,做梦都没想到,依旧赚了个盆满钵满。

    如果加上黄语、白逊二人的,这一趟就足足赚了八百万金币!

    治好凌天宇的妻子,对方给了一百万,杜邈轩、王崇、陈霄丹师、罗冲……平均下来,差不多都是三百万,加起来他手头的财富,竟然已经达到了两千多万。

    距离要凑的两千三百万,也相差不大了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

    拳头捏紧,张悬双眼放光。

    本以为两千多万,想要赚到,没有十年八年都不可能,现在看来,也不是那么费事嘛……

    如果给别人听到这话,绝对会一口老血喷在脸上。

    你妹啊,这么装逼,怎么不去死……

    “张悬小友,我就托大称呼你一声老弟,沈追陛下今晚就能回来,我已经派人说了,不出意外,明日就可以带你去王国藏书库观看!”

    将画作小心翼翼的收起,陆沉道。

    “明天就可以?好!”

    张悬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来陆府就是为了找书看,如果能去王国藏书库,肯定能形成完整般的第六重天道功法,甚至……连第七重的功法都能形成!

    武者七重通玄境,穴道联通,真气贯穿全身,气息通玄,战斗力暴增数倍不止,如果有这种实力,就算离开学院,也可以龙入大海,鹰翔长天,自由遨游了。

    黄语、白逊不再考核,原语、陆沉各自得到了五境画作,一个个兴奋的难以自制,张悬也就没有留下的必要,挥手与众人告辞。

    离开陆府,天已经大黑。

    中午来的,折腾了整整半天。

    不过,也是值得的,天道图书馆形成【天道书画秘籍】,让原本对书画一窍不通的他,成为了不弱于陆沉的书画大师,虽然这个职业只排在中九流,算不上高明,却也有很高身份。

    尤其是天玄王国这种注重文风的地方,能画出厉害的画作,很容易让人尊敬。

    当然,对张悬来说,赚钱才是最重要的,本来等在院子里,没人过来,出来一趟就赚了八百万,算是极大收获了。

    回到府邸,孙强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人来吗?”张悬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老爷,你走后,没人过来拜访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看来三百万的拜访费,把不少人吓住了,这样也好,省了不少麻烦,反正钱也凑的差不多了,没之前那么着急了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张悬并未继续修炼,虽然有天道书画秘籍做基础,连续画出四幅五境画作,依旧让他浑身疲惫,躺下不久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陆府。

    张悬告辞,原语大师、黄语等人还在这里,并未离开。

    “今天再去拜访杨玄名师,肯定来不及了……”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陆沉道。

    天色已黑再去拜访会给人不尊重的感觉,换做其他人到也罢了,对方是名师,就算他们都身份不低,也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“明天再去也不迟!”原语大师点头。

    陆沉应了一声,看着不远处的张悬留下的画作,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:“我本来还以为这位张老弟,只是个喜欢书画的年轻人,而且有些天赋,还想着考验一下,把他收为弟子,做梦都没想到,是个书画宗师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打算收一个书画宗师做弟子,消息一旦传出去,绝对会被人笑掉大牙。

    “这么年轻的画道宗师,这个张老弟到底什么来历?”原语大师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书画比修为进步还难,如果张悬七老八十,能画出五境的作品,他虽然震惊,却并不意外,可连二十都没有,就能作出,就不得不让人沉思了。

    出现这种情况,只有两种可能,第一,他的天赋的确很高,高到让人仰望的地步;第二,他背后有一位名师指点。

    这两种可能,对于原语来说,更倾向第二种。

    “具体我也不知道,黄语、白逊,你们两个曾去过洪天学院,是不是对这位张老弟知道的多一些?不妨说来听听!”陆沉看向眼前的二人。

    “我是知道一些……不过,恐怕说出来,你们不信,而且……你可能还会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黄语面露尴尬。

    “生气?我有什么可生气的?你说就是了!”陆沉大师满是奇怪。

    就算张悬在洪天学院当老师,也没什么不相信,可生气的吧。

    年少天才,又对书画这么精通,肯定很受欢迎,被人追捧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说了,这位张悬老师……在洪天学院是有名的废物老师,被人辱骂……”黄语将张悬之前的情况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师资考核得零分?教出走火入魔的学生?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原语、陆沉二人眼睛瞪圆,傻了一样,满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开玩笑的吧,一位能画出五境的书画宗师……是废物?

    怎么听着这么玄幻呢?

    “应该是教导处故意针对他……”黄语接着将学心拷问时见到的事,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可恶!这个尚臣我以前见过一面,还以为是个公正不阿的人,没想到如此卑鄙。”

    “小语,你不是名师学徒吗?而且你父亲又是教师公会会长,一定要好好教训这种害群之马。”

    听到尚臣长老的“不公平”待遇、“所做作为”,原语、陆沉两位大师差点气炸。

    这位张悬,他们是亲眼见证了“本领”,如此有本事的人,怎么可能是废物?这样说起来,肯定是尚臣长老他们故意使坏了。

    洪天学院怎么会有这样的老师?

    “这件事的确让我很生气……看来有空我也要找洪院长说说,让他好好管管学院的风气了。”陆沉大师一摆手,哼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其实……我说你会生气,不是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话,黄语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件事?难道张老弟还受到了什么不公平的处罚?”

    陆沉再次看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深居府邸,不理会外面的事,但凭借帝师身份,和书画大师的名头,真想教训某些人,洪天学院院长,也不敢阻拦的。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……而是,学院有人这几天要挑战他,进行师者评测……”

    黄语迟疑了一下,道。

    “挑战?师者评测?”

    陆沉一愣。

    “师者评测我知道,虽然是学生们的对决,却牵扯老师的身份和尊严,这位挑战的是谁?如果给他知道张老弟的真实本领,恐怕就不会这么做了!”原语大师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一定,挑战的这位老师……在洪天学院很有名,是一位真正的明星教师,而且,他门下的学生极多,入学考核前三百名的,至少有两百多名在他门下!”黄语声音越来越低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师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陆沉呼吸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“咳咳,正是陆大师的儿子……陆寻老师!”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黄语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孽畜……可恶!”陆沉大师身体一晃,紧接着放声咆哮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到!第八名了,老涯继续码字,月票交给你们。拜托了。今天肯定不会少于四更!只要月票高,老涯会继续拼命!!!(未完待续。)
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