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五章 三师会诊【第三更,8746月票加更】
    如果给张悬看到这一幕,肯定会直接晕过去。

    洪天学院最有名的明星教师陆寻,竟然是和他平辈论交陆沉的儿子……

    可能正因为知道这些,黄语才考虑要不要说,脸上带着迟疑。

    也对,你老爹跟人家平辈论交,想要交好,你却要致人死地……说出来不生气才怪,没当场炸掉,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把这个孽畜找来,让他认输……”

    吼完,陆沉大师站起身来,怒气冲冲的就要冲出去。

    还没走出房门就见管家城伯着急的大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,陛下派人传讯……”

    一进门,城伯直接开口。

    “传讯?”

    陆沉眉头一皱,伸手接过对方手中托起的黄娟。

    自己明日要带人去王室藏书库的事情,已经派人传递过去,沈追陛下也同意了,这时候派人传讯过来什么意思?

    心中疑惑,将要教训不肖子的冲动压制下来,随手将黄娟打开,一看之下,瞳孔禁不住收缩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脸上满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见他表情一下改变,原语大师奇怪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他和陆沉相交多年,没有天大或者真让他难以平复心境的事,是不可能这样骇然变色的。

    “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陆沉大师并未解释,而是随手将黄娟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原语满是奇怪的低头一看,也忍不住后退了两步,眼睛瞪大:“这……这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“沈追亲自给我书写的黄娟,派人送来,一定是真的!”陆沉大师点点头,转头看向眼前的城伯:“阿城,马上准备车马,我要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知道老爷这样吩咐肯定有急事,城伯不敢废话,急忙去准备。

    “小语、白逊,你们也跟我们一起吧!”陆沉转头,紧接着将手中的黄娟也递过去。

    黄语、白逊刚开始有些搞不清楚,看清楚黄娟上的内容,全都眼睛一亮,也露出难以相信之色: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沈追陛下肯定是为了老祖的事……说实话,我也看过了,不是病症,而是生命走向了终结,不能再做突破的话,恐怕连这个月都活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黄娟上的内容,原语大师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陆沉点点头,面带忧色。

    王室只有一位老祖,镇守王朝,是天玄王国最后的基石,正因为有他,王国才能安然无恙,没人敢侵犯,一旦去世……恐怕整个天玄王国将会四面楚歌,风雨动摇。

    可惜,再强实力的人,都会衰老,生命都会走到终结。

    这位老祖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沈追陛下就曾邀请原语大师前去医治,只可惜,后者虽然医术高明,也无法让人不死,除非……能够再做突破,达到更高境界。

    但想做到这点,何其困难。

    身体强壮时都没做到,已至暮年,随时都会油尽灯枯,怎么可能完成?

    “我一直以为和公布的消息一样,陛下去狩猎了,没想到是去做这件事了!”想起什么,陆沉眼中露出惊叹之色。

    “老爷,车马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城伯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吧!”陆沉不在都说,带着剩下三人急匆匆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外面天早已大黑,街道上的行人也开始少了,马车在路上疾驰,速度不减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就来到一座巍峨的宫墙前。

    天玄王国王宫!

    四人走下马车,看向不远处的护卫:“陛下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回禀陆大师,陛下还没到……”认出陆沉的身份,护卫急忙走上前来,恭敬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到,我们就在这里等候,他们肯定会路过这里。”陆沉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!”原语大师等人没有丝毫异议。

    等了大概小半个时辰,一个宽敞巨大的马车缓缓走了过来,四周到处都是护卫、骑兵,阵势恢宏,一看就知道是陛下才能乘坐的王撵。

    呼啦!

    王撵上的车帘一掀,一个衣着华贵的中年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参见陛下!”

    周围的士兵跪倒一大片,就连陆沉、原语等人也微微躬身。

    天玄王国权势最大的人,沈追陛下!

    “老师,原语大师,你们都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追陛下轻轻一笑,转过身去,对着王撵鞠躬行礼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王撵的车帘再次掀开,一个老者缓缓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位老者,原语大师、陆沉等人脸色凝重,黄语更是向前一步,神态恭敬:“刘师,你来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老者捋着胡须,笑着点点头,接着对王撵一招手:“你们也出来吧,地方到了。”

    哗啦!哗啦!

    车帘再次打开,又有两个人影走了出来,都是五十岁左右,青色的长袍,轻轻一笑,给人一种安详平静之感。

    “庄师、郑师!”

    看到这二人,黄语等人全身一震,齐刷刷向前。

    能被人成为“师”说明,眼前这三位,是真正的名师。

    沈追陛下竟然一下请来了三位名师,难怪就连陆沉都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黄语是名师的学徒,而她侍奉这位,正是第一个出来的刘师,白逊是名师的学生,则是后来出来的庒师。

    二人的老师都来了,陆沉大师才让他们一起跟过来。

    否则,名师来临,这些晚辈,是没资格拜见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别在这里废话了,进去吧!”刘师笑了笑。

    几人鱼贯进入王宫。

    “诸位名师能来我天玄王国,真是我沈某的荣幸……”

    主客做好,沈追陛下不敢摆姿态,恭敬的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客气了,我来这,也不光是为了你们老祖的事,一来,为田老贺寿,二来,你们洪天学院出了一位不错的苗子,我想看看能不能收为学徒。”刘师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刘师说的是陆寻老师吧,他教学不错,在整个天玄王国都很有名,我也早有耳闻。”

    沈追陛下笑了笑,连忙介绍:“说起出身,他正是陆沉老师的独子。”

    “陆沉,一代书画大师,我早有耳闻。”看向陆沉,刘师笑道。

    “刘师过誉了……”陆沉连忙躬身。

    他是书画大师,地位很高,但和真正名师比起来,还是有一定差距的。

    没看到陛下都恭敬有礼吗?

    “好了,也别客套了,把沈洪叫出来吧,我们也多年未见,刚好让我和庒师、郑师一起看看,能不能找到解决方法。”寒暄了一会,刘师也不废话,道。

    沈洪,正是天玄王国王室的那位病入膏肓的老祖。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沈追陛下不敢犹豫,交代身边的太监一句,后者急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一个老者就在他的搀扶下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位老者须发全都白了,皮肤也出现了褶皱,整个人被死气环绕,似乎随手都会躺下去再也无法起身。

    就算不用看,也知道,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境界。

    如果无法突破,或者找到好的解决方法,的确活不过一个月。

    “老朽沈洪见过刘师、庒师、郑师。”老者躬身。

    “就别客气了,让我们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刘师也不废话,沿着沈洪转了一圈,看了一圈,眉毛皱起。

    紧接着剩下两位名师也都看了过来,仔细观察,全都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三位老师可有解决方法?”

    见他们的模样,沈追陛下心中“咯噔!”一下,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不妨和你直说,这位沈洪体内生机已经衰退,换做三年前,我还有办法让他突破,可惜现在死气环绕,已经彻底没办法了!”

    庒师第一个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相同的建议,他年老体迈,强行冲关的话,我怕非但不能成功,还会带来杀身之祸。”郑师也摇头。

    名师虽然能指点人突破,让人晋级更高境界,但也有局限性,眼前这位沈洪,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刻了,强行冲击,非但不可能成功,弄不好还会因此陨落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的没错!”刘师也摇了摇头:“生死有命,沈洪也为了天玄王国尽力这么多年了,实在无法度过,也算一种解脱。”

    名师见惯了生死,对这些看的很淡,沈洪虽然是他的老友,却也没有刻意安慰和回避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沈追陛下露出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原语大师看不出来,找到三位名师,肯定能解决老祖的隐患,做梦都没想到,依旧得到了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也别失望,我们虽是名师,却也只有一星,如果陛下能请到一位二星,或者更高级别的名师,未必没有解决之法……”

    刘师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二星名师?”

    沈追陛下苦笑。

    为了请这三位一星,他就花费了不知多少代价,对方还是要给田老拜寿,顺路才过来的,不然,要想请过来,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还请二星?

    恐怕连人家的门都进不去。

    二星名师,就算在封号王国之中,都是最顶尖的存在,陛下都要国士之礼待之,他一个普通王国的陛下,怎么可能请得动。

    “陛下,我倒是听到了一个消息,可能对你有用。”

    就在沈追陛下觉得再无希望的时候,一侧的原语大师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