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三章 镇压
    月行空中,一点点西移。

    时间在一点点消逝,小灵儿吞吐着月华,青光弥漫整个白月潭,帝流浆的香气随着吞吐的月华一点点上升,一点点落下,在空中漂浮,向着四面八方扩散,无所不在,无所不及,遍布上千里之广。

    在青衣蝠王的震慑范围之外,群要聚集,其中,甚至有着化形大妖的存在,他们之所以没有冲入这范围,是因为他们还保存着理智。

    有句话说得好,老大吃肉,小的喝汤。

    他们在等待青衣蝠王动手,青衣蝠王一旦动手去吸食那个吞吐帝流浆的存在,他们便蜂拥而上,吞噬残余的青光。

    然而,青衣蝠王出于谨慎需要,迟迟不动手。

    群妖的耐性渐渐耗光,有个别脑子迟钝的家伙按捺不住,对于帝流浆的渴望直冲头顶,将对大妖王的恐惧驱散。

    为首者乃是一头犀牛,长着一对小眼睛,一副蠢样。

    那头犀牛低吼着,小小的眼睛一片赤红,他喘着粗气,四蹄在地面用力地刨着,突然间,从妖群中冲了出去,向着白月潭方向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有带头者之后,其他那些妖怪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妖群内,顿时躁动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那犀牛堪堪奔出十来丈,整个庞大的躯体就像是被无数道激光切割一般,瞬间化为几百块血肉,飞溅而起,无声无息便丢掉了性命。

    其他那些妖怪这才知道厉害,忙将蠢蠢欲动的心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妖怪群内的某个化形大妖低吼了一声,元气弹冲入了青衣蝠王设置的禁区,其中,挑衅的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是的,在这些妖怪看来,这青衣蝠王完全是占着茅坑不拉屎。

    压制终究是一时,如果群妖真的蜂拥而上,哪怕青衣蝠王法力高强,也不可能将全部妖怪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这时候,青衣蝠王也知道不能再拖延了。

    除了禁区外群妖躁动之外,白月潭边,那头不知名的小妖吞吐月华也到了尾声,帝流浆的香气在缓缓消散,那些对他来说有着致命诱惑的青光也在慢慢的消失,重新回到了白月潭的小妖身上。

    不管了!

    顾忌不了那么多!

    念头一转,青衣蝠王从虚空中现出身来,出现在小灵儿身侧,一袭青衣在虚空中飘荡,随即,迎面向小灵儿兜去,有点像在河里拿着小鱼网捞鱼一般,他打着一把捞了立刻遁入虚空的主意。

    此时,小灵儿变幻身形,变成了人类模样。

    她一脸惊惶,肋下光翼一闪,便要向外飞去,却又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控制,飞翔不能,眼看便要被突然变大的青衣笼住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根木棍从小灵儿身侧的虚空中探出。

    木棍的一端顶住了那袭青衣,使其无法下落,看上去,就像是一把造型怪异的青色雨伞,在夜色中忽而收缩忽而膨胀。

    猴子从虚空中探出身来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虚空中,传来一身刺耳的尖啸。

    这啸声乃是青衣蝠王的另一个本命神通,能够直接伤及对手的元神,使其神念难以凝聚,哪怕是元婴期的修士被这啸声所波及,也无法用神念去操控灵力,也就无法施展法术,只能选择被动防御。

    猴子不是人类修士,他只是某种意志的具现,现在的他,并无元神存在。

    当然,要是现在的他和元神已经合二为一,这区区尖啸,也不可能伤他分毫,甚至,这青衣蝠王根本就不敢在他面前放肆,仅仅只是那威压,便能使其俯首称臣,要知道,猴子当年大闹妖界,可是打得大部分妖圣闭门不出,不敢应战。

    当然,今时不同往日。

    现在的猴子,身为大妖王的青衣蝠王有胆量和其较量一番。

    冲击波无果,青衣消散,青衣蝠王遁入虚空之中,一弯类似月牙儿的白光从虚空中掠出,向猴子拦腰斩去。

    这一招,被人类修士称之为虚空斩。

    其威力相当于一条虚空裂缝,是真正的无坚不摧,哪怕是佛门罗汉之身,也不敢硬挡这一击。

    猴子迎着虚空斩冲了过去,虚空斩落下,将猴子斩为了两半截。

    但是,虚空斩过了之后,猴子的身形却又合二为一,就像不曾被斩掉一般。

    是的,他的确不曾被斩中,因其速度太快,那虚空斩切割的不过是他的一道残影,不但是视线被误导,就连神念也出了错。

    这时候,远处的小灵儿扇动光翼,在白月潭之上飞翔,看样子,好像要飞上高空,就此投向青冥。

    青衣蝠王又急又怒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猴子不晓得是从哪儿跑来的陌生大妖王,之所以出现在这里,不过是想和自己抢夺能够制造帝流浆的小灵儿。

    他嘴里发出一声尖啸。

    设下的禁制消散,无形威严像潮水一般退去,席卷而回。

    群妖怪叫着,奔腾着,向着白月潭冲了过来,沿途,相互践踏,相互争斗,血肉飞溅,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短短的几个呼吸时间,在几头化形大妖的率领下,成千上万的妖怪齐聚白月潭,将这方圆数里的区域挤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青衣蝠王的神念在虚空震荡,向群妖下了指令。

    身为这片地区的大妖王,青衣蝠王虽然一向独来独往,却对几个化形大妖也有控制,平时,这禁制只是潜伏着,在现在这关键时刻,他终于将其激活。

    只要那些家伙能够阻挡猴子一些时间就足够了!

    那样的话,他便能追上就要遁入虚空的小灵儿,要知道,说道在虚空中穿梭,莽苍林海方圆上万里,他认第二,没人敢认第一。

    群妖纷涌而上。

    猴子哈哈大笑,獠牙尽露,金色毛发迎风飘扬,身子陡然变得庞大,木棍横扫之下,方圆十丈之内,群妖避易。凡是进入这个区域的妖怪,都会被木棍的棍风扫中,哪怕是化形大妖,只要被稍微擦一擦,也无法抵御,像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,青衣蝠王的计划也成功了。

    借着手下挡住猴子的机会,他化为一溜青光,向空中的小灵儿飞去,沿途,将那些不起眼挡在自己跟前的能够飞行的小妖纷纷斩落。

    眼看,便要将小灵儿追上。

    此时,小灵儿身边却突然多出了一个人,一个道士打扮的少年人,头上挽着道髻,插着一根短木棍。

    少年微笑着望着他,少年正是顾小召。

    在这少年身上,他感受到了因果气息,瞬息之间,便有了个明悟。

    几年前,在三途河北岸,在小巴山,在那个他原以为十拿九稳最后却莫名其妙失败的行动中,便有着小子的存在。

    那时候,对方不过是无足轻重的小卒子,打酱油的角色。

    竟然敢拿神念来探测自己,他顺便给了对方一下,将其元神打出了身体,之后,就没有继续在意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怎么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莫非?

    这是道门的阴谋?

    要知道,妖怪们已经有了一个定论,得到了上界的认可,那就是,那些突然失踪不知去向何方的帝流浆多半落入了道门修士手中,虽然,帝流浆对道门修炼无用,但是,道门的法则体系的确远比妖族功法要复杂奥秘,说不定能够找出利用帝流浆的办法。

    莫非,他们用帝流浆制造出了一个他们能够控制听道门之令行事的妖怪?

    很有这个可能!

    那么,这小子为何出现?

    炮灰?

    脑海中思绪万千,短短的一瞬,青衣蝠王却做出了应对,一缕神念透空而去,直奔顾小召的眉心天宫而去,看样子,是想要重施故技,将顾小召的神魂从身体内打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神念落下,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就像对面漂浮在空中的少年不存在一般,只是一个虚影,神念毫不受力便穿了过去,没有荡起半点涟漪。

    顾小召微笑着,眉心天宫,元神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。

    刹那间,识海内金色的符文像烟火一般升腾漂浮,有洪钟大吕之声在识海回荡,这声音作用于精神世界,也作用于外面的物质界。

    那一刻,天空大放光明,宛若白昼。

    一片金碧辉煌的宫殿从虚空中腾挪而出,落在了现实世界,坐落在白月潭,将大大小小的无数妖怪齐齐装入其中。

    金光荡漾,神力弥漫,浩浩汤汤。

    “低头!”

    顾小召宝相庄严,化为金色神像。

    声音落下,金光四溅,无数神力像雨点一般打落在那些妖怪身上,灼伤他们的神魂,使得他们无从抗拒,哪怕是化形大妖也是抵御不住,在这无形的威压之下,不得不低头俯首,跪伏在顾小召跟前。

    当初,珈蓝寺从天外而来,佛光普照之下,莽苍临海的群妖便是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莫非,这是时光倒转?

    青衣蝠王一阵心惊肉跳,再也顾不得去抓小灵儿,也顾不得手底下这些乌合之众,他念头一转,本命神通随心而发,便要遁入虚空之中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但是,就像是迎面撞上金砖一般,神念一阵摇荡,无从脱身。

    如果说,虚空在以前像是水一般,他可以任意遨游,现在,就变成了花岗岩之类的玩意,让他撞得头碰血流。

    本命神通再也无用!

    他走不了!

    青衣蝠王尖啸一声,化为一道青光向着顾小召冲去。

    顾小召伸出手指,轻轻一点。

    “定!”

    一袭青衣便被定在空中,像绑在无形棋杆上的旗帜随风飘摇。

    青衣蝠王的无形身体之中,却落下了一抹金光,定住了他的本源神魂,使其挣扎不能,便如囚徒。
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