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六章 绝望的雕像
    按理说就算是遇见了什么有宝物的地方,这周围也不至于一个人都没有吧?数分钟后,莫无忌决定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还是先稳固一下自己的修为再说。还有戒指中的东西,也需要重新整理一下,一些用不上的宝物需要放到不朽界中去,还有那个宝塔,暂时炼化一下。

    几息后,莫无忌再次进入了不朽界,这周围因为莫无忌渡劫和火焰晋级带来的躁动也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回到不朽界中,莫无忌第一时间就是拿出了那个带着金伐气息的玉盒。之前不打开是因为他怀疑这玉盒中的东西是金元珠,若是金元珠,那就意味着他的不朽界将再次升级。

    更主要的是当初在不朽界中拿出木元珠后,他差点被抽干了生机。所以假如他得到的真是金元珠,他这次一定要小心一些。之前他疗伤,自然不敢拿出来。现在他伤势康复,又晋级到了玄仙,想必不会再被抽干生机了吧?

    莫无忌先拿出十数枚各种各样的疗伤丹药放在自己身边,这才打开玉盒。

    玉盒被打开,金伐气息更是浓郁,一枚拳头大小的金色珠子安静的在玉盒中。尽管比起土元珠来,这个珠子要要小了很多,莫无忌还是肯定,这就是金元珠。

    让莫无忌疑惑的是,金元珠拿出来后,没有半点反应。之前土元珠拿出来那种疯狂吸收他生机的情况并没有发现,这让莫无忌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难道这金元珠和土元珠还不配套不成?

    莫无忌尝试着用神念沟通金元珠和不朽界,一样的没有半点反应,他小心的逼出一滴精血落在了金元珠之上。

    精血一落在金元珠之上,金元珠就发出“嗡”的一声,随即冲入不朽界的虚空中。下一刻,莫无忌就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生机被不断的抽出。

    莫无忌叹息一声坐在地上,这玩意又来了。好在他早就有准备,这次不应该和上次一样,差点嗝屁了吧?

    当莫无忌体内的生机和金元珠构成一条通道的时候,金元珠中忽然散发出亿万金光,这些金光铺天盖地的融入到了不朽界当中。

    金元珠在不断的消融,莫无忌体内的生机也在不断的消失。

    哪怕有生机络提供生机,莫无忌依然迅速苍老下去。他不断的吞服丹药,可这依然阻止不了他再次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莫无忌醒来已是数天后,他的头发又一次灰白起来,身体极为虚弱。

    但这些根本就阻止不了莫无忌的惊喜,他看见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。比起之前的不朽界,眼前的不朽界增大了数倍都不止。而且他总感觉空间中多了一种生息,这种生息也许不是生机,却一样的让人感到安全。

    同时莫无忌还感觉到自己的不朽界比起之前要坚固厚实了太多。

    仅仅一枚金元珠就让不朽界有了这种巨大的变化,莫无忌更是暗自下定了决心,一定要让自己的世界五行齐全。一旦他拥有一个五行齐全的世界,将会出现什么情况?

    平静了一下自己的自我陶醉,莫无忌开始恢复生机。

    他拥有生机络,还有众多的丹药支持。被金元珠这样吸收一下,他也是花费了半个月才渐渐恢复。就算是这样,他整个人依然有些瘦弱,脸色蜡黄,看起来就好像大病了一场般。

    将那个那个宝塔拿出来,莫无忌稍微炼化了一下,就再也没有兴趣。这不过是一件五品仙器,对他的用处并不大。

    这宝塔纯粹是一个防御法宝,也可以砸人。对莫无忌来说,他更喜欢用刀或者是戟类的攻击法宝。至于防御法宝,他有了一块砧板,也足够了。

    难怪那沉虎对这宝塔并不在意,对一个八星天才来说,一件五品仙器,还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。

    莫无忌很是无语,一件五品仙器,居然也和金元珠这种宝物放在一起,简直是巨大反差。

    简单将东西收拾了一下,莫无忌离开了不朽界,他还要继续在破碎界寻找仙灵草或者是其余的东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匆匆数天过去,莫无忌的戒指中又多了一堆的仙灵草。他和别的修士不同,对他来说,只要是仙灵草,他都会要,管他高级低级。

    让莫无忌惊异的是,这数天时间他依然没有看见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这天,莫无忌的神念当中出现一片影影绰绰的东西。这种感觉就好像他站在峰顶观看远处的现代化大都市,而这个大都市还是大雾天,除了一些高楼可以看见隐隐约约的影子外,别的地方全部是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莫无忌迅速遁了过去,半个时辰后,莫无忌停了下来。眼前的场景太让他震惊了,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里叫着破碎界。

    比起外面到处都有仙灵草的环境,这里是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入眼的全部是高大的建筑,而这些建筑无一例外的都垮塌掉了,只有一些凌乱的痕迹。

    灰色的石块,长满青苔的石墙,满是杂草的玉桌,被碎石乱砖堆积的街道……

    在那街道的最外面,莫无忌还看见了一个巨大的雕像。那雕像一样被砸碎在地,只有一个残破不全的头颅,和没有了胳膊和半边身体的胸部。

    那雕像残破的头颅上唯一完整的是一只眼睛,明明是雕像,那眼睛却充满了一种让莫无忌都有些心惊的眼神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灰败、绝望、失落、甚至还带着一些后悔……

    眼睛下是一行灰白的印痕,那似乎是早已干涸了的泪水。

    一个雕像的眼神居然如此丰富,丰富的让莫无忌都有些心悸。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会让这个地方变成破碎界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会让这雕像如此眼神。

    莫无忌叹了口,他一抬手,周围的残墙断壁都被他挥走,雕像的一条断臂也被他从碎渣中取了出来,接在了雕像上。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雕像再次被莫无忌竖立起来,不过这竖立的雕像没有了两条腿,也没有了半边身体,只有一条胳膊一只眼睛。

    在这雕像周围布置了一个防御禁制后,莫无忌叹道,“我能帮你的就是这些了,别的恕我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莫无忌也进入了这一片废墟当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莫无忌进入破碎废墟的同时,在破碎废墟的一处边角,却有数百人对峙着。这数百人似乎并不是两拨,而是分成了几波,互相对峙。

    众人对峙的中间地带,是一大片被禁制阻拦起来的仙灵草药园。这仙灵草药园中,最低级的仙灵草也是六级,大多数都是七级甚至还有个别八级的仙灵草。

    要知道每一株八级仙灵草,那都是价值无法估量的存在,而这里足足有数十株之多。

    若是说这些仙灵草让所有的人眼红,那在这仙灵草药园旁边的仙髓池,更是让所有的人都是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仙髓池中的仙髓早已干涸,但是更多的仙髓却结成了晶体,犹如冰花一般铺满了仙髓池,非常好看。

    “陈仙友,这里是我永璎仙域的人发现的,你是后来,就算是要分,也不能让我永璎仙域只得一成,而且要等其余仙域分完了才可以动吧?还有没有道理可言?”说话的是一名中等身材,相貌普通的青年。他是永璎仙域上仙城蓬海仙城的少城主,左溢先。

    别看他看起来很普通,实际上左溢先是一个七星天才,玄仙后期实力,永璎仙域十大玄仙排名第四的存在。如果说左溢先在永璎仙域还能算一个强者,那在这个地方,他还真的什么都不算。这里随便一个天才,都是不比他差的存在,更多的是比他还要强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这次来破碎界的玄仙,就是天才集合。

    被叫着陈仙友的同样是一名年轻男子,不过此人一身白衣,相貌英俊,背后斜插着一根玉萧,比起说话的青年要潇洒了太多。此人周身充满了雷蕴气息,尽管体表的雷韵气息比骨子剑要弱一些,但是没有人认为他比骨子剑差。

    他和骨子剑一样,同属于雷宗。也是雷宗的八星天才,陈举扇。

    只有骨子剑心里清楚,陈举扇不是和他差不多,而是比他要强。两人的境界是差不多,事实上陈举扇的手段比他的手段要多。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,先发现就要先分,先发现就要分的多?如果你这样说,发现破碎界的人应该拥有整个破碎界,还关我们什么事情?”陈举扇冷冷的盯着左溢先,语气带着一丝傲然,“既然来到了破碎界,那就按照实力来划分,哪个仙域实力强,就获得更多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他的目光落在了慕容湘雨身上,“你刚才发现这里的时候,是不是拿走了洛书七章?”

    慕容湘雨心里一紧,她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。

    陈举扇并没有动,依然冰寒的说道,“洛书七章不是你可以拥有的,拿出来吧。这七章我帮忙分一下,罗凌仙域的交给还修然,飘花仙域的交给方十江,六轮仙域的交给陆嘉之,佛娑仙域的交给一凝,你永璎仙域的就交给桂易吧,我大自在仙域的给骨子剑师弟。诸神仙域没有人在这里,就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......(未完待续。)


上一章 下一章